当代文学

走,快点,事情,医院,宿舍,情感故事,爱情文章,老大,自然至上著,女流文学网

  • 本站
  • 2019-07-08
  • 125已阅读
简介 1舍友们,布置好告白场合,我站在表白蜡烛正中央。 陈若曦被她的舍友带着也恰如其好到达。 老大,我,小飞,还有若曦,已经在一起闹腾了一年了。 喜欢她的开始是她在活动中主持时羞涩

走,快点,事情,医院,宿舍,情感故事,爱情文章,老大,自然至上著,女流文学网

1舍友们,布置好告白场合,我站在表白蜡烛正中央。 陈若曦被她的舍友带着也恰如其好到达。 老大,我,小飞,还有若曦,已经在一起闹腾了一年了。

喜欢她的开始是她在活动中主持时羞涩的脸颊映入我眼帘,在这样一所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工科院校里,若曦单身的事实好似嘲笑着我们。

终于大三了,我们一起在大一懵懵懂懂,一起在大二自以为是的举办各种稚嫩现在想想可笑的活动。

我捧着一束白色的棒棒糖,因为她是个吃货,经常嘲笑她太胖小心嫁不出去的我,现在就站在她对面。 她还以为她是个观众,还没进入主角的眼神一下子让我不自信起来。

小曦,认识两年多了,好喜欢你,能做你女朋友么?我低着头好像对地板说话,她走近把我拉下台,并且告诉我,感情的事情两个人决定,把放歌的舍友,照照片的舍友,准备吃喜糖的围观观众都请走了。

讲道理,也喜欢她霸道淡定自若的模样。

二哥,你知道的,我喜欢老大,所以没有办法答应你,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的是么?然后围着她宿舍楼下的花坛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圈圈,就记得我们聊了彼此的初恋,聊了彼此的理想,聊了许多怎么帮她助攻追到老大的方法。 2老大和小飞还在宿舍等着老二的好消息,老二回来拿起吉他谈着刚刚新出的《算什么男人》,眼眸里全是忧伤。 老大善解人意的煮着挂面,放进去一个鸡蛋,感觉今天老二准备表白太累了,晚饭紧张的也没有吃。 同屋的其他几个舍友从楼下小卖铺提上来了一堆啤酒,几个儿有的没的劝了老二很久,接近黎明的时候才睡下。 小曦回到宿舍若无其事,一幕幕的都映现在脑海。

从大一就很敬佩老二,这个学校作为全国信息电子类的领头羊,老二大一暑假大二暑假都是在学校里学习各类编程,参加个类竞赛。

而一直令小曦着迷的是老二那弹得一手的好吉他。

大一暑假一起下乡支教时,可是深深吸引了啷个星期的山村孩子,下午总是在一个山头弹着他迷恋的吉他与孩子们嬉闹。

还有一次,社团一起出去春游,小曦去的时候坐的公交车,走的时候坐在了老二的自行车座上40多公里的路,骑了将近两个小时,回到学校的时候老二一身都是汗水。 小曦在社团里很少说话,脸盲的厉害,那次第一次将老二的人和他的名字结合起来,叫韩枫,确实是整天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吊儿郎当的快乐的疯子,只是一直感觉他是任何人的好朋友,当然也是自己的好朋友了。

但是,小曦大一刚刚进学校,军训完,在满满的道路两旁了解社团时,就被老大富有磁性的声音吸引了。 默默的跟在老大身后同样拿了一张报名表,并且仔细地听到他询问他感兴趣的宣传部。

当然最后在面试后两人如愿进入了一个部门,也知道了那个帅气的男孩的名字是秦柏。 韩枫和秦柏字一个宿舍,关系一直很好。 小曦还是没有睡着,小飞在秦柏旁边宿舍,只是和他们两个是一个班的,所以关系也是极好的。 虽然不是宣传部,但是仍属于一个社团,而且喜欢和韩枫一起参加比赛参加活动,于是也就渐渐的熟悉了。 小曦也是第一次和小飞如此深入的聊天。 当然了,只是聊聊老大和老二,这排位完全是小曦给起的,不是因为年龄,倒像是因为在她心里的位置前后一样。 3过了几天的星期天,小飞请了小曦和老大老二吃了个饭,四人在一起,老二明显有些尴尬,看着老大和小曦,便怯怯的坐在了小飞的身边。

老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过还在调和小曦和老二之间的气氛。 倒是细心的给小曦剥着虾皮,小曦作为一个大学生,吃虾倒是自从第一次和老大一起吃饭就习惯了吃老大剥的虾,暖暖的,像男朋友给女朋友一般。

关系缓和的很可以了,几个人开始讨论一些报考驾校的事情和一些当时的国家大事。

倒是习惯,几个大学生,出来很少聊自己感情的事情,总是说一些国内外比较新颖的话题新闻,还有他们一起玩的游戏。

小曦从对游戏反感到为了和他们三个打成一片,不知道陪他们在网吧里待过多少个夜晚。

小飞的装备是最精湛的,每次由他和老二掩护着,小曦基本上能躺赢,但仍然感觉陪着他们好开心,因为老大总是像家长一样看着他们默默地很少出声地玩着,给人无限的安全感。

有时候网吧里会有闹事吵架的孩子,老大也是很强势的保护着三个人第一时间离开是非之地。 小飞和老二韩枫一起申请了一个项目,小曦也想跟着混着,一脸严肃地要好好学习的样子,韩枫当然知道,这种事情老大肯定是不会参与的,秦柏的人生的追求好像就是和自己爱的人相伴一生,关于这些课外研究什么的,没有提起过一点兴趣。 三个人也瞬间热闹了起来,老大在一旁还在刷网易新闻,置身于其他世界一般。

四个人在欢快中结束了这顿饭,倒是很合乎小飞这顿饭的目的。 4老大把工作签到了婉儿的家乡,那个靠海的发达地方。

小曦在出国前做毕设项目时晕倒在了实验室里。 实验室的同学把小曦抬到校医务室的时候,小曦已经没有知觉了,胃穿孔,已经渗透到肺里了。 在市医院抢救回来醒来的时候,老二快把泪哭干了,本来应该准备复试的他,在病房里守了十几个小时,直至小曦的父母从家里赶来。 温暖的春天,小曦苍白的脸,在医院里也没有安静几天。 市医院已经下达了晚期可治愈性很低的通报,小曦爸妈也就把小曦带回老家的省医院医治了。 临走前,老二给小曦租了几件毕业服,几个人在医院里拍了几张学士服毕业照。

老二顺利通过复试,留在了本校,小飞的女朋友也来了,只是,这是他们最后的聚会了。 小曦在省医院救治了2周,就转到国外去了。 后来爸妈带她旅游了几个欧洲国家以后,在她本该去法国公费读研究生的那天,微笑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