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继母持家,非要我嫁给一个瘫子换钱

  • 本站
  • 2019-07-09
  • 200已阅读
简介 秋漪的几件好衣裳,也不过穿了两三回,就被春琴拿去了。 春琴对她道:“秋漪。 你整天干活,身上一股酸臭味。 穿这些好衣裳干什么呢?不如还是拿来给我穿。 我的身材比你好

继母持家,非要我嫁给一个瘫子换钱

  秋漪的几件好衣裳,也不过穿了两三回,就被春琴拿去了。 春琴对她道:“秋漪。 你整天干活,身上一股酸臭味。 穿这些好衣裳干什么呢?不如还是拿来给我穿。

我的身材比你好,脸蛋比你白,穿上衣服只比你更好看。 春琴对了秋漪,从来不叫姐姐,她待秋漪只似自己的使唤丫头。   说起来也是凄凉,秋漪在白家的地位还比不上春琴的丫头小凤儿。

小凤儿也是个乖人,见了大小姐不得宠,也明里暗里地欺负她来。   倒是家里的两个老仆张婶和忠叔,因是看着秋漪长大的,常常端些好吃的东西给她。

可怜秋漪每日里做的活最多,吃的却是最差。   每天,秋漪总是要等田氏和春琴夏安吃完了,才上桌子吃剩下的饭食。

夏安在私塾里读书,见了大姐总是这样,便对母亲不满:“娘,大姐是大人了,她吃得这样少,会饿着生病的。 ”田氏听了,就对儿子道:“你懂什么?这些剩饭剩菜哪里差了?这城里好些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  夏安听了,心里同情姐姐,他从私塾下了课,常在外面买一点点心,带回来偷偷给秋漪吃。

秋漪见了,总是摇头不要,她对夏安道:“夏安,你吃吧,姐姐不饿。

”若是不被发现还好,可若是被发现了,保管田氏又是好一顿训斥的。

  她会在院子里,对着秋漪唧唧歪歪道:“怎么,我待你不好么?怎么好意思吃弟弟的东西,真是不害臊!你也十七了,可叫我怎么好意思给你找人家?我看那东城门的瞎子李二家,西城门的聋子刘大家,也是看不上你的!你呀,你爹爹撒手西去,可将你这样一个活宝扔了给我。

可怜,我也是个寡妇,自己还有一儿一女要拉扯。 你这样不去上进,可就我说什么才好呢?”  但凡田氏抱怨,秋漪总是一声不吭。 田氏说累了,也就会叫她过来捶腿。

待过一会子,就叫她去洗衣裳。 但今日田氏对秋漪可当真有要紧话说。 田氏从椅子上慢腾腾地站了起来,上下打量了秋漪好一会儿,方告诉她:“秋漪呀。

你今年也十七了吧。

你也大了,我这个做母亲的,总该为你寻一门好的亲事。 ”  白秋漪听到这里,不能不说话了。

她便对田氏道:“不知母亲给孩儿寻的哪家?”田氏听了,就笑道:“秋漪,我既然将你当我嫡亲的女儿,那么自然不会亏待与你。

我给你找的,可是这海陵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这城里的丝绸大户柳家,不知你可听过?”  白秋漪既然住在城中,大名鼎鼎的海陵柳家,自然是听过的。 每天春天,她在家里养蚕,这结成的蚕茧便就是卖到柳家开办的丝绸作坊里。 不过,白秋漪也不是傻子。

继母田氏当真这样替她着想?因此,她的心里还是非常迟疑。

田氏就笑:“你这孩子,听了我与你说的这桩亲事,可是高兴的傻了吧!”田氏笑眯眯地看着秋漪,得意洋洋地想起这桩李代桃僵之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