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陈锋秦月大结局在线阅读 超级高手免费阅读

  • 本站
  • 2019-05-15
  • 27已阅读
简介 陈锋秦月大结局在线阅读超级高手免费阅读《超级高手》是流浪的乌鸦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 《超级高手》精彩节选:听到去开门的情人喊声慌张,并且戛然而止,还

陈锋秦月大结局在线阅读超级高手免费阅读《超级高手》是流浪的乌鸦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

《超级高手》精彩节选:听到去开门的情人喊声慌张,并且戛然而止,还在屋里等着王玲回来玩点儿新花活张军立即意识到不对劲,急忙穿上裤子,从床垫下面摸出一把开刃的砍刀,一脚踢开门冲了出去。 冲进大厅,张军第一眼就看到了陈锋,自己的情...推荐指数:《超级高手》第五章你喜欢玩花活儿?免费试读听到去开门的情人喊声慌张,并且戛然而止,还在屋里等着王玲回来玩点儿新花活张军立即意识到不对劲,急忙穿上裤子,从床垫下面摸出一把开刃的砍刀,一脚踢开门冲了出去。 冲进大厅,张军第一眼就看到了陈锋,自己的情人王玲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你是谁?”张军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

陈锋没有说话,他打量了眼平头干瘦,明显纵欲过度的张军,一双铁拳攥得咔咔直响。

“哥们儿得罪过兄弟?”张军不由地打了个哆嗦,手里的砍刀攥得死死的。

“得罪你妈!!”愤怒地咆哮一声,陈锋猛蹿出去,右手直锁越军的喉咙。

“啊……”张军何时见过如此猛人,吓得惊叫一声,仓促之下急忙挥刀,试图阻止。

张军的反应很快,但在陈锋眼里却如同蜗牛爬行。

刀刚抬起,一只大手已然掐住了张军的脖子,强烈的窒息夹杂着剧痛瞬间淹没了张军。 陈锋狠想直接拧断张军的脖子,但理智告诉他不能闹出人命。 胸中怒火燃烧,陈锋掐着张军的脖子狠狠往墙上一甩。 砰!张军一头撞在墙上,顿时血流满面,右手肘也受了伤,提不起丝毫力道,砍刀直接脱手掉在了地上。

陈锋一步跨到张军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腰带,用力一抬将张军举了起来,随即狠狠地摔了出去。 “啊……”反应过来的张军忍不住惨叫一声。 “砰!哗啦……”张军狠狠地摔在大厅的茶几上,水杯,啤酒瓶,锅碗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茶几上,张军摔得喘不上气,脑袋七荤八素晕得不行,腰带在空中就断成了两截,宽松肥大的牛仔裤因惯性甩脱落,没有**包裹的白**立即露了出来,贴在冰冷的茶几上,又疼又麻又凉,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 “大,大哥,别打了,别打了,到底怎么回事啊,兄弟得罪您了?”翻滚在地的张军,一手捂着后背一手抓着裤子,哭喊求饶起来。

“得罪?李小刚办的事,应该是你指使的吧!”陈锋迈步走到张军身边,一脚将他踢到沙发上,同时顺势踩在张军的身上。 “李小刚!?你是老陈家的……”这一刻张军终于明白,他得罪的到底是谁。 见李小刚明白过来,陈锋也不废话,抄起酒瓶朝着张军的菊花捅了下去。 “啊……”张军爆发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啤酒瓶口直接捅了进去,硬生生没至瓶颈才停下来。 张军疼得连声音都变了调,被撑裂的菊花更是鲜血直冒。 陈锋一把掐住张军的脖子,惨叫声立即戛然而止,闷在喉咙里形成了怪异至极的呜声。 “晚上八点前带着钱,拿着东西去看我爸,晚一分,老子让你嗓子启瓶盖,听清楚了吗?”陈锋冷冷地说道。

张军疼得想死的心都有了,也不管陈锋说的是什么,只顾拼命地点头。 伸手抓住瓶身,用力一拗,‘啵’的一声将啤酒瓶子拔了出来,狠狠地扔到地上,摔成一堆碎玻璃。

张军嗷的嚎叫了声,双眼翻白,疼得晕死过去。 面无表情地将张军丢在沙发上,扭头看了眼地上的王玲,却见那狐媚子正蜷在地板上双手捂着耳朵瑟瑟发抖,想来肯定是张军的惨叫声,吓醒了王玲。 “醒了就别趴那装死,刚才我说的话,你的让张军知道。 ”陈锋说完,直接转身出了门。

王玲吓得要死,躺在地上动也不敢动,直到她确认陈锋走远了,这才急忙爬起来,见张军斜躺在沙发上,下身血流不止,一下子把她吓傻了。 尖叫声刹那间响彻整栋大楼,经久不息。

半天后,张军疼醒过来,见情妇跪在一旁不断地哭,他强忍着疼痛,有力无气地吼道:“哭什么丧?老子还没死,MD,给我舅和虎子打电话叫人……”出了五星花园,陈锋直奔王云的住处,结果扑了空,打听后才知道王云出去应酬了。 无奈下,陈锋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医院,在病房门外,看着病床上的父亲,胳膊打着夹板,头上缠着绷带,脸色苍白憔悴。 这些年来,自己不在身边,父亲撑起偌大的家庭,又抵挡着程正达的报复和打击,老态尽显,额头凭添了许多深深的皱纹,头发也变得花白,曾经威武的身躯,如今变得瘦骨嶙峋,再也没光年的风采……越看父亲如今的模样,陈锋越是鼻子发酸,心痛自责还有一丝愤怒,对王云,对张军,对李小刚……过了一会儿,陈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妈,我爸情况怎么样?”扭头看了眼床上的丈夫,李娟鼻子不由地一酸,“医生说没什么事了,静养些日子就能好。 小锋啊,你爸这事,回头我去找王厂长说说,你就别掺和了,他们要硬来,我一个老太婆,他们也不会太过分的。 ”陈锋哪里听不出母亲的意思,长出一口气,道:“妈,你就别管了,一切有我。

我爸遭这么大的罪,不能白遭。 对了,瑶瑶呢?”“唉,别莽撞,妈老了,经不起你们爷俩儿再折腾。 ”李娟知道劝不了儿子,叮嘱了句,转而说道:“瑶瑶回家炖鸡汤了,我可跟你说,妈看得出来,这孩子对你有心,不管怎么样,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你一走七年,平时都是瑶瑶过来帮忙的。 ”陈锋刚回来,还没有考虑成家的事,只好含糊应了声道:“我知道。

”李娟满意地点了点头,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说道:“陈锋啊,我听护士们说,你爸这次手术顺利,多亏了韩医生,人家又忙里忙外的惦记照顾,有时间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要不你这会去看看韩医生有没有空,请人家吃顿饭?”韩医生?那个冷美人韩小曼?“哦,妈你看着爸,我这就去看看。 ”陈锋说完,看了眼睡得安详的陈卫国,转身出了病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