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武装越北游(参战回忆录)

  • 本站
  • 2019-09-06
  • 198已阅读
简介 八、寨安休整 我们连队撤到宁明县寨安公社驻防,开始战后休整。 洞廊村的乡亲们闻讯步行十几公里,来看望我们,嘘寒问暖,帮我们洗衣服,给我们送吃的。 刘广朝和李绍均的房东,知道他

武装越北游(参战回忆录)

八、寨安休整    我们连队撤到宁明县寨安公社驻防,开始战后休整。

洞廊村的乡亲们闻讯步行十几公里,来看望我们,嘘寒问暖,帮我们洗衣服,给我们送吃的。 刘广朝和李绍均的房东,知道他俩牺牲的消息后哭成泪人,就象失去自己亲人一样。 王震将军带着中央慰问团也来慰问,带来文艺节目和不少慰问品。

我们当干部还有点优惠,3个月不用交伙食费,在配属步兵的时候,每天发2包烟,原说是有偿供应,先赊帐,现在也不用交钱了。 连队开始战后总结,评功评奖。

我们师参战23天,毙敌2195人,俘敌10人。 我师亡229人(其中干部12人),伤663人。 我们连牺牲2人,轻伤1人。

然后按百分之45的比例评功,我们到第一线的4名干部(连长、副指导员、一排长、四排长)都荣立三等战功,还有一个指标变成荣誉大战,谁都想留个纪念留个见证呀!最后还是技师覃树宁有份。 其他干部除二排长侯加法外,都给予嘉奖。

侯排长为何无缘立功受奖呢因为有一天晚上,兄弟部队从我师防区路过,连里按通知精神也通知到所有干部。 那时我们连队设8个哨位,兄弟部队从后边开来,已经过了7个哨位平安无事,最后那个哨位哨兵是个广西合浦的新兵,可能是紧张,他问完口令还没等对方回答,哒哒哒就是一梭子,把兄弟部队尖兵班的班长打死了。

侯排长是那晚的带班干部,负领导责任,捞了个严重警告处分。

荣誉大战曼延到部队与部队之间。

我们师491团3营是最早攻进谅山,攻占越南谅山省委大楼的,另一支部队后来也到过谅山省委大楼,还拍了照片。

在谁是攻克谅山第一团这问题上争得不可开交。 后来上级以报捷电报时间为准,我们错失攻克谅山第一团的称号。

评功也掺杂着长官意志个人喜好。 我们师通讯营有个班长,主要事迹是几天几夜没休息,保障通话畅通,原来营里上报是二等功。 师长战前正好在军事学院深造,听过班长的老爸上的课。

师长听说那班长是某教员的儿子,一句话二等功变成了一等功。

评功也有评出恩怨的。

战前为加强我们连队的技术力量,军区专业部门给我们派来个化验员。 战后他要归建回原单位,当然也想把军功章戴上。

连队评功时,对我们这些上前线的他无异议,但对同在后方的技师覃树宁立功很不满意。

其实连队评功完全是根据个人在战时表现和贡献来评定,还比较公平。

但那名化验员老觉得他是外人,我们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不重视他,所以评功他没份。

为这事后来他和覃技师关系不很融洽。

部队还进行两次点验,所谓点验就是检查个人的物品,不准私藏战利品。

我准备做纪念的军帽和瞄准镜也按规定上缴,没留下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     4月29日,我被提拔为副连长,那时我才入伍2年另4个月,当排长才半年。

宣读命令时,直政科沈科长(五十年代入伍的老兵)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是师里最年轻的副连长,要珍惜荣誉,好好为党工作。 没想到,不到半个月,比我年轻的连干部多得是。 因为要保留战斗骨干,突击提拔不少干部,输送到其他部队。

我们排一班长祁大真提升为排长,调到边防部队,二班长刘庆春调到广东省军区代理排长,原一班战士万启寿接任一排长,三班长郭锐勤破格提升为副连长。 和我一起入伍的同事张岳文提升为师收发室收发员(排级)。

前面说到的在军区比武中获奖的徐本礼,准备提拔为参谋调回湖南桂阳县武装部工作,在等待命令过程中,好心帮忙二排长侯加法设置训练模拟炸点,因操作违规被爆炸导致下肢残废,失去提升的机会。 倒霉的还是二排长,又因领导责任挨了个严重警告处分。

    纵观这次参战历程,我感触最深的一是战场是检验人格的试金石。 我们配属步兵化学保障的7个人,20多天没有机会刷牙洗脸,腰间和小腹的皮肤因汗水浸泡衣服摩擦都溃烂得目不忍睹。 每人负重近30多斤,天天南征北战,天天和死神握手,没有出现临阵逃脱借故后撤的现象。 而那个黄副团长,据说在平时表现是非常突出的。

能说会道,文革时是学习毛著作积极分子,在战场上就成了孬种,贪生怕死,怯战惜命,连续2次没有完成任务,被降级处分。 还有个高机连长战场自伤被军事法庭判了6年徒刑,丢人啦!二是政治思想工作出战斗力。 这次参战的新兵不少,1979年1月5日才到部队,2月17日就参加战斗,为什么在战斗中能表现那么好政治思想教育的成果。

所以在什么时候思想政治工作都有用,关键是看能否结合新的形势新的任务灵活进行。

三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所以国家实行国际主义义务时,要有分寸,有偿援助,少干中国子弹打中国兵的蠢事。 四是要有科学态度前瞻观念。

国民党兵抗战时就戴着钢盔作战了,我们70年代末还没有配钢盔,不是造不出来,是人的观念不行,好象共产党员的脑袋和肉体真的比钢铁还硬似的。 师工兵营有名干部,押车送物资上前线时,拣了顶越军的钢盔戴上,战后评功却成了怕死的表现,冤不冤嘛五是深刻领会“你死的不是时候”这句老话的真实含义.现在为私人老板打工的矿难遇难者,每人可得20万国家补偿;在深圳歌舞厅娱乐遭遇大火的遇难者,每人可得25万国家补偿。 而我们为保卫祖国牺牲的干部战士,当时的抚恤金标准是干部每人550元,战士每人500元呀.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