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四百七十九章 放爆仗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9
  • 114已阅读
简介 初春的京师,到处都是浮埃,这大风一卷一刮,就弄得人灰头土脸的。 [[〈〔[网往年的这时候,京师早就下了好几场雨了,虽说难免地上湿漉漉的,甚至暴雨之时还沟渠漫街。 不过却比不上今年,

四百七十九章 放爆仗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初春的京师,到处都是浮埃,这大风一卷一刮,就弄得人灰头土脸的。

[[〈〔[网往年的这时候,京师早就下了好几场雨了,虽说难免地上湿漉漉的,甚至暴雨之时还沟渠漫街。 不过却比不上今年,这般连点雨未下过的春天,却是几十年没有见过了。

百姓们有点奇怪,也谈不上预见有什么旱情,只是觉得天气燥燥的,令人有几分不舒服。

林延潮从内阁交割好手续后,就向天子上了省亲疏,疏上说臣兹幸有斗升之禄,欲迎吾祖父就养,而祖父已老,不可来矣……小皇帝得知林延潮上表后十分惊讶,他不知林延潮是不得已才回家的,不过见林延潮这省亲疏,写得言辞恳切,又言要看望祖父,以及替少时亡故的父母展墓,这些都是人伦大礼,硬得不能再硬的理由。 在忠臣必出孝子之门大意识前提下,这样的省亲请求是很难拒绝的。

于是小皇帝答应了,还赐予林延潮彩币,黄金,作为养祭,宾客之费,这是天子不轻易授予的恩典。 天子下旨批答后,吏部核实后,给了路上用的道里费,除去往返水程6程,给了林延潮在家一个月的省亲假。

得到批复后,林延潮心底还是挺高兴的,然后一干好友,同乡,以及翰林院的同僚相约去崇文门外替林延潮践行。 就要践行的前几日,林延潮得罪张居正的消息,也是传出风声来了。

这消息一传十,十穿百,不用多久京城里的官员多是知道了。

林延潮心想,既是消息传开,践行宴就不必了,要不然让他们找‘宿疾作’,‘临时有事’,‘我家狗狗生了’等借口,故作不出席,这又是何苦来由?林延潮也不忍见他们还要向自己撒谎,还不如将此践行宴直接取消掉。 不过陈济川却不这么如此认为,他与林延潮说,平日里不少官员都是讨好,巴结老爷你的,甚至一见面就称兄道弟,求你帮忙的。 眼下他们知道老爷你恶了张居正,咱们试他一试,就借着这践行宴大帖子,看看到底谁来谁不来?谁对我们是真好,谁是虚情假意的?林延潮听了笑了笑道,这倒是不必,林延潮与陈济川说起官渡之战的例子。 当年曹操在官渡之战时,缴获袁绍的一束书信,其中有曹操手下人暗通袁绍的书信,手下大将建议曹操将书信拿出来看,逐一点名,收而杀之。

但曹操却将这些信付之一炬,说当时我势弱时,尚不能自保,何况他人乎。 陈济川听了略有所悟,林延潮道,我与张居正之间,若让我来选,我也选张居正,自己尚且如此,又何况他人。

与其强迫别人做出选择,倒不如大家彼此留下情面,日后相见也不会尴尬。 于是林延潮推了践行宴,到了临行一日,林延潮就带了浅浅,陈济川,展明,以及八名丫鬟下人,天还没亮时就离开家,不声不响地踏上了归程。 林延潮一行到了通州,他早已是包好了船回家。 林延潮刚下车,就有人迎了上来问道:“敢问这位老爷是詹事府林中允吗?”“你是?”这人喜道:“我们家老爷知中允老爷今日起程,特来相送啊!”听了这里,林延潮不由讶然,是谁冒着得罪张居正的风险来送自己?“请问你家老爷名讳?”这人笑着道:“我家老爷不肯说,他说他来了,林老爷你就知道了。 ”林延潮不屑地道:“不肯通名讳?我从不见此藏头露尾之人,请了!”说完林延潮拂袖走去码头,这人连忙追着林延潮劝说让他等一等。

但林延潮没有理睬此人,而是让陈济川,展明他们将行李搬上船去。

这边行李搬上船,那边旁边之人则是与林延潮说得口干舌燥,忽然他喜道:“我家老爷来了。

”林延潮转头一看,呦,还真是熟人。

但见穿着一身崭新官袍的何洛书笑着与林延潮拱手道:“知宗海仓皇离京,洛书故而特来相送,真不出我所料,相送的只有我区区一人啊!哈哈!”何洛书十分得意地在那笑着,林延潮也是报以一笑道:“何兄真是有心了,我不肯让人知我离京的行踪,恐别离伤情,但没料到何兄对我如此情深意重,实在是令我感动啊!”何洛书见林延潮调侃自己,哼了一声道:“宗海,如丧家之犬离开京师,此刻又何必往自己脸上贴金。

何某知你无东山再起之日,恐是最后一次相见,故来看看你这仓皇的样子。 这一****等得可是很久啊!”林延潮笑了笑道:“若是何兄来讥讽于我,大可不必这么无聊,衙署里还有那么多事来做,何兄什么时候成了闲人了?不过何兄来送我这份情我领了,但你的心意还是退回吧,请吧!”何洛书冷笑道:“你要我走,我就走?非拜你所赐,我会被迫离开翰林院,去任一卑官?哼,也好,待我给你放完这一百挂爆仗,让别人知道我堂堂林翰林是如何风风光光的离京!”说完何洛书就要命下人就在码头点起爆仗时,但见一名官差来到码头上,向林延潮问道:“敢问这位是林中允吗?”林延潮道:“正是。

”这官差道:“在下乃河督督标,奉河督之命前来,请中允在此稍候,河督片刻就到!”河督就是河道总督,河道总督乃是眼下风头正劲的潘季驯,张居正眼前的大红人!何洛书听完惊讶得合不拢嘴,问道:“你林宗海一介正六品官,怎么会有面子,让堂堂制台,正二品的河道总督给你来送行?”林延潮拍了拍何洛书的肩膀道:“不,何兄你误会了,他也是来给我放爆仗的!”“啊?”何洛书顿时懵了。 不久但见一八抬官轿行至码头上。 朝廷有律制,凡三品以上官员方可用大轿。 故而单看这大轿,在通州码头上众人,也知有大人物来了。 顿时纷纷退避一旁,伏道迎候。

停轿后,轿帘一掀,河道总督潘季驯穿着一身常服落轿走了下来。 (未完待续。 )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