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世上最疼我的人离开了,远赴加拿大移民寻找失落的心灵。

  • 本站
  • 2019-07-12
  • 48已阅读
简介 蒙特利尔,是一个有独特韵味的古城。 坐落于北美,却有法兰西的浪漫气质和艺术修养。 周末闲游于街头,街头有各式各样的古老小玩意儿,让我这个有收藏癖好的文艺癌,忍不住每个驻足,虽然

世上最疼我的人离开了,远赴加拿大移民寻找失落的心灵。

  蒙特利尔,是一个有独特韵味的古城。 坐落于北美,却有法兰西的浪漫气质和艺术修养。

周末闲游于街头,街头有各式各样的古老小玩意儿,让我这个有收藏癖好的文艺癌,忍不住每个驻足,虽然在此处已经生活两年多,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到工作落实,一切在拿到枫叶卡之后归于平静,开始了我“闲云野鹤”的生活。

移民国外需要很多钱,曾经的我,也在各种查询,移民加拿大需要多少钱?移民澳大利亚需要多少钱?移民瑞典需要多少钱?移民这个问题最终落实到经济实力上。         移民的原因很简单,个性适合国外的生活——简单、自然。 从小父母离异,跟着祖母长大,祖母离世之后,一度不能接受现实,正如张洁在《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中提到的一样“我老是一厢情愿地觉得,妈还是拉扯着我在饥寒交迫、世态炎凉的日子里挣扎、苦斗的母亲。

有她在,我永远不会感到无处可去,无所依托。 即使是现在,我看上去已经是足够的强大、自立、独立的样子了。

只有妈深知,这不过是看上去而已。 妈也一厢情愿地想着她不能老,更不能走。 她要是老了、走了,谁还能像她那样呵护我、疼我、安慰我、倾听我...随时准备着把她的一腔热血都倒给我呢?”抚育我的祖母,是世上最疼我的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我,正如张洁写到的一样,“我每每遇到天塌地陷的非常情况一样,耳边就响起一种嗖嗖的音响,像时光、像江河的流转。

我一直没有认真想过,为什么会是这样?现在我懂了,那是上帝给予我的一种能力,我听见的,其实是人世是一个既不可拒绝、也不可挽留的过程的暗示。 大势已去,眼前就是一盘残局”,我几近崩溃。

  为了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决定移民,离开伤心之地。

  庆幸的是,我找到了worldhr,一个做加拿大移民十几年的机构,在他们的协助下,开始了法语的学习和出国手续的办理,一路走下来,有过学习的困惑焦虑,有过担心,但都坚持了下来,拿到了枫叶卡。 现在我已经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毕竟,祖母是希望我可以健康快乐的活着,而且我知道祖母一直活在我的心中。

  心绪从回忆中抽离出来,散步来到了一家临街的咖啡馆,点了一点饮料和茶点。   右手捧一杯热腾腾的枫糖牛奶,左手拿着枫糖卷糖,妥妥的吃货写照。 这是对生命最好的犒劳了。

蒙特利尔生活,在枫糖的幽幽醇香中缓缓流动。

这时,一个中国女孩儿过来,坐在我的对面,“他乡遇故知”,我们两个中国女孩儿(虽然三十多岁,我依旧这么大言不惭)一见如故。 她说,她来魁省旅游,一下就爱上了这里。

在得知我已经拿到枫叶卡之后,各种急切问我,如何拿到移民身份的?移民加拿大需要多少钱?“善解人意”的我告诉她,当初是在国内找到了办理加拿大移民的worldhr,而且我在国内就是大学的法语老师,然后顺理成章地选择了魁北克,法语OK的话,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材料准备,到登陆加拿大之后的社区工作,都是很顺利的。                 目前这份社区工作者的工作,能满足我在魁北克的衣食住行,假期时光,可以让我这枚吃货+文艺癌,四处游荡,搜罗美食,搜罗艺术,记录一些随性的文字,保存我生活的点点滴滴。

加拿大的生活每天给我补充正能量,让我元气满满,幸福一定会来敲门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