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分析论“重写文学史”之后的余秋雨之“文化散文”

  • 本站
  • 2019-06-10
  • 127已阅读
简介 论文导读:本文论文得到“广西民族大学2013年研究生教育创新计划项目”资助,项目编号:“gxun-chx2013037”。 【文章摘要】 余秋雨“文化散文”在八十年代进入人们的视野

分析论“重写文学史”之后的余秋雨之“文化散文”

论文导读:本文论文得到“广西民族大学2013年研究生教育创新计划项目”资助,项目编号:“gxun-chx2013037”。   【文章摘要】  余秋雨“文化散文”在八十年代进入人们的视野随后在众声宣讨声中落幕,但是作为一个时期的文学现象,与“重写文学史”的反思潮流存在着相呼应的联系。

本文试图梳理这其中的关系,并结合“重写文学史”思潮对散文的研究规范对散文文体的发展目前状况作介绍。

  【关键词】  重写文学史;文化散文;去政治化;文学性;叙事模式  1“重写文学史”的发端以及对于散文的研究  对于“重写文学史”的起始点,文艺理论家们众说纷纭。 有的文艺理论家把“重写文学史”追溯到1978年前后对于《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以及“文化大革命”左倾思想路线的否定,正如陈思和提出“‘重写文学史’……在当时是出于拨乱反正的政治需要,实际上却标志了一场重要的学术革命。

”1985年4月在北京西郊的万寿寺召开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创新座谈会”,会上介绍了钱理群、黄子平和陈平原三人共同提出的关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设想。 这次座谈会召开后几个月,《文学评论》的第5期便发表了三人署名的《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这为“重写文学史”拉开了序幕。

直到1988年《上海文论》第4期由王晓明主持的“重写文学史”专栏的提出,给予了“重写文学史”思潮的正式命名。 《上海文论》“重写文学史”专栏讨论到1989年第6期结束,仅持续了一年半,专栏文章40余篇,但是“重写文学史”思潮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在“重写文学史”思潮的影响下,对于散文的研究有了新的发展,并且逐渐树立了新的散文观。

钱理群、王得后的《论鲁迅的散文》研究中,明显看出“重写文学史”思潮的“去政治化”倾向。

“大致说来,他(鲁迅)的小说与杂文偏于‘为别人’与‘为敌人’,而他的散文(特别是其中的散文诗)是更偏于‘为自己’的”,而这样“为自己”的散文得到了研究者的高度赞赏,散文得以区别于其他的文体,也就是说获得了一种“独立的地位与价值”,比之鲁迅的小说与杂文,“它更多地、也更直接地‘说出’鲁迅真正所想,显示只属于鲁迅的‘黑暗’思想,‘冷酷’的人生体验,露出‘灵魂’的‘深’和‘真’。 也就是说,恰恰是鲁迅的散文,相对真实,深入地揭示了鲁迅的‘个人存在’——一个人生命的存在,与文学个人话语的存在。 ”“重写文学史”思潮下的文学研究,注重作者的个人体验和生命的感悟,呼唤人们“个体意识”的自觉,这也就为什么《野草》论“重写文学史”之后的余秋雨之“文化散文”相关范文由写论文的好帮手http://提供,转载请保留.能在这个时候得以重视的理由。   陈平原在1997年的《中国文化》第15、16期发表了《现代中国的“魏晋风度”与“六朝散文”》,这篇长文可以说是对中国散文的变迁史作了一个概括和总结。

“‘传统’之浮出海面,很大程度得益于新文学家之‘重写文学史’”。

文章由魏晋时期的政论文,谈到桐城派和六朝散文,再联系现代散文的写作。

周作人指出“小品文是文学发达的极致,它的兴盛必须在与王纲解纽的时代”。

现代作家对于六朝的散文选择性的接纳,如章太炎对六朝文的选择经过周氏兄弟的发扬光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但六朝文作为传统的资源,滋养着现代中国散文。   然而,陈平原开始反思“重写文学史”思潮的时候,当代散文却在思潮的余波中出现了另一种形式。 从周作人“言志派”散文到林语堂的幽默闲适的小品文,再到当代的刘白羽的报告文学式的散文、冰心、杨朔、秦牧、吴伯萧的“诗化”和“温暖系”的散文。 散文的内容开始丰富多彩并走向大众消费化,而由“重写文学史”思潮所建构的散文规范,在此时的写作过程中有了一定的消解,人们反思并怀念着思潮提倡“纯文学”的散文模式,又在担忧中注视着散文文体的发展。

余秋雨的“文化散文”的突入,在散文史的天空划下了一道闪电。

  2余秋雨文化散文的突入  80年代时期,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突入了学者们的视线。

这部散文集是余秋雨的代表作,他利用在全国各地考察、讲学之机,对中国文化进行梳理而创作的散文。

并在继《文化苦旅》后,又创作了《文明的碎片》、《秋雨散文》、《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寻觅中华》、《何谓文化》等散文集。 这些散文集不仅在国内,也在国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掀起了一时的“秋雨热”,其中《文化苦旅》在台湾一年之内重印达十一次,并多次获奖。 余秋雨一时名声大噪。

余秋雨系列的散文,都以评判历史人物、历史文物、历史事件为内容基点的,正如他在一次演讲所说“……要寻找自己与浩瀚历史长河的关系,因此不得不在历史中寻找合乎自身生命结构的底蕴,寻找那些与自己有缘的灵魂。 ”他试图与历史对话,在对话中形成自己独特的历史语境与历史情怀,他的散文中充满了文化的气息,所以他的散文被称为“文化散文”。

  “文化散文”出世后,很快被卷入了一场场的争论和质疑中。 单从读者接受的角度上看,余秋雨的“文化散文”是成功的,“我认为《文化苦旅》成功主要在于以下三个方面:低徊与感伤的历史氛围、散文创作中的戏剧性表现和雍容、典雅而抒情的文字描写。

”余秋雨散文中所塑造的意境是孤独、悲凉、寂静的,这种悲剧效果,给全文营造了历史的苍凉感。

不仅如此,余秋雨擅长戏剧的写作,他的文字内容的安排也具有戏剧性的开场和冲突,如《道士塔》安排王道士的出场,故事性的连贯激起了读者的阅读兴趣。 另外,余秋雨的文字的流畅和雅致,自然平铺不显雕琢,以一个学者的身份向阅读者娓娓叙事,蕴涵着抒情意味。

然而,既然是历史,就必须具有历史的严肃性与真实性,既然是文化,就必须具有文化的严谨性和可考性。

那么余秋雨的“文化散文”是否经得起拷问呢?在80年代的“重写文学史”思潮中,学者们将被湮没和被边缘化的文学作品视如珍宝的打捞起来,却意外的忽视当时声名远扬的余秋雨之“文化散文”,如陈思和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和洪子诚的《中国当代文学史》,都只用寥寥一段提及余秋雨的“文化散文”,这是为什么呢?  一本名为《“审判”余秋雨》的著述在2000年的6月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作者名为聂作平。 书中以全文地址:http:///yuyuanxlw/上一论文:下一论文:没有了论文写作技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