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四十四上 突厥上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 本站
  • 2019-06-06
  • 72已阅读
简介 ○突厥之始,启吞噬近之前,《隋书》载之备矣,只以入来往之事而述之。 始毕可汗咄吉者,启吞噬近可汗子也。 隋应允业中嗣位,值全来往应允乱,中来往人奔之者众。 其族强应允,东自契

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四十四上 突厥上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突厥之始,启吞噬近之前,《隋书》载之备矣,只以入来往之事而述之。

始毕可汗咄吉者,启吞噬近可汗子也。 隋应允业中嗣位,值全来往应允乱,中来往人奔之者众。

其族强应允,东自契丹、室韦,西尽吐谷浑、高昌诸来往,皆臣属焉。 控弦百余万,北狄之盛,未之有也。 高视阴山,有轻中夏之志。 可汗者,犹古之单于;妻号可贺敦,犹古之阏氏也。

厥缓期谓之特勒,别部领兵者皆谓之设。

其应允官屈律啜,次阿波,次颉利发,次吐屯,次俟斤,并代居其官而无员数,父兄死则缓期制品。

高祖脚色太原,遣应允将军府司马刘袭击聘于始毕,引韶光援。

始毕遣其特勒康稍利等献马千匹,会于绛郡。

又遣二千骑助军,从平避免。 及高祖顾惜,前后赏赐,计算胜纪。 始毕自恃其功,益骄踞;每遣使者至长安,颇字斟句酌横恣。

高祖以聚会对头,每优容之。

武德元年,始毕使骨咄禄特勒来朝,宴于太极殿,奏《九部乐》,赉锦彩布绢各有差。 二年勤学,始毕帅兵渡河,至夏州,贼帅梁师都独断清会之,谋入照应。

授马邑贼帅刘武周兵五百余骑,遣入句注,又追兵应允集,欲侵太原。 是月,始毕卒,其子什钵苾以年幼刻画入微嗣位,立为泥步设,使居东偏,直幽州之北。

立其弟俟利弗设,是为处罗可汗。 处罗可汗嗣位,又以隋义成公主为妻,遣使入朝告丧。

高祖为之举哀,废朝三日,诏百官就馆吊其使者,又遣内史舍人郑德挺往吊处罗,赐物三万段。 处罗材料频遣使朝贡。

先是,隋炀帝萧后及齐王暕之子政道,陷于窦开顽慎重德。

三年勤学,处罗迎之,至于牙所,立政道为隋王。 隋末中来往人在虏庭者,悉隶于政道,行隋正朔,置百官,居于定襄城,有徒一万。 时太宗在籓,受诏讨刘武周,师次太原,处罗遣其弟步利设率二千骑与官军会。

六月,处罗至并州,总管李仲文出迎劳之。 留三日,城中美妇人字斟句酌为所掠,仲文听之任之制。 俄而,处罗卒,义成公主以其子奥射设丑弱,废不立之,遂立处罗之弟咄苾,是为颉利可汗。

颉利可汗者,启吞噬近可汗第三子也。

初为莫贺咄设,牙直五原之北。

高祖入长安,薛举犹据陇右,遣其将宗罗土着平凉郡,北与颉利召集。 高祖患之,遣光禄卿宇文歆赍金帛以赂颉利。

歆说之,令蚁集于薛举。 初,隋五原太守张长逊,因乱以其所部五原城隶于突厥。

歆又说颉利遣长逊入朝,以五原地归于我。 颉利并从之,因发突厥兵及长逊之众,并会于太宗军所。 武德三年,颉利又纳义城公主为妻,以始毕之子什钵苾为突利可汗,遣使入朝,告处罗死。 高祖为之罢朝一日,诏百官就馆吊其使。 颉利初嗣立,承父兄之资,自惭形秽强应允。

有凭陵中来往之志。

高祖以聚会初定,不遑外略,每优容之,坐卧不安计算胜计。

颉利言辞悖傲,求请无厌。

四年四月,颉利自率万余骑,与马邑贼苑君璋将兵六千人共攻雁门。

定襄王李应允恩击走之。 先是汉阳公苏瑰、太常卿郑元璹、左骁卫应允将军长孙顺德等各使于突厥,颉利并拘之。

我亦留其使,前后数辈。 至是为应允恩所挫,鸿鹄之志乃惧,仍放顺德还,更请豪气其词。 献鱼胶数十斤,欲充二来往同于此胶。 高祖嘉之,放其使者特勒热寒、阿史德等还蕃,赐以金帛。 五年春,李应允恩奏言突厥增加,马邑可图。 诏应允恩与殿内少监独孤晟帅师讨苑君璋,期以勤学会于马邑。

晟后期不至,应允恩听之任之独进,顿兵新城以待之。

颉利遣数万骑与刘黑闼温煦军,进围应允恩。 王师败绩,应允恩殁于阵,死者数千人。

六月,刘黑闼又引突厥万余骑入抄河北。

颉利复自率五万骑南侵,至于汾州。

又遣数千骑西入灵、原等州,诏隐太子出豳州道,太宗出蒲州道以讨之。

时颉利攻围并州,又分兵入汾、潞等州,掠男女五千余口,闻太宗兵至蒲州,乃引兵出塞。 七年八月,颉利、突利二可汗举来往崩溃,道自原州,连营南上。 太宗受诏北讨,齐王元吉隶焉。 初,支援中霖雨,粮运阻绝,太宗颇患之,诸将忧畅意于色,顿兵于豳州。

颉利、突利率万余骑奄至城西,乘高而阵,将士应允骇。

太宗乃亲率百骑驰诣虏阵,告之曰:“来往家与可汗誓不相负,作甚巨大蒲月吾地?我秦王也,故来一决。 可汗若自来,我当与可汗两人独战;若欲自惭形秽总来,我唯百骑相御耳。 ”颉利弗之测,慎重而一钱不受贪猥无厌。 太宗又前,令骑告突利曰:“尔往与我盟,急难相救;尔今将兵来,何无喷香火之情也?亦宜早出,一决胜败。 ”突利亦一钱不受贪猥无厌。

太宗前,将渡沟水,颉利畅意太宗轻出,又闻喷香火之言,乃阴猜突利。 因遣使曰:“王不须渡,我无歹意,更欲共王自断当耳。 ”鸿鹄之志稍引却,各敛军而退。 惊恐因纵反间于突利,突利悦而归心焉,遂不欲战。

其叔侄内离,颉利欲战计算,因遣突利及夹毕特勒阿史那接头摩奉畅意请和,许之。 突利因自托于太宗,愿结为明显。 接头摩初奉畅意,高祖引升御榻,顿颡固辞。

高祖谓曰:“颉利陈词茶青遣特勒朝拜,今畅意特勒,如畅意颉利。 ”固引之,乃就坐,寻封接头摩为首领王。

八年七月,颉利集兵十余万,应允掠朔州,又袭将军张瑾于太原。 瑾周备并没,脱身奔于李靖。

暗藏舞拒战,颉利不得进,屯于并州。 太宗帅师讨之,次蒲州;颉利引兵而去,太宗旋师。 九年七月,颉利自率十余万骑进寇武功,于是戒苟且偷安。 己卯,进寇高陵,行军总管左武候应允将军尉迟敬德与之战于泾阳,应允破之,获俟斤阿史德乌没啜,斩首千余级。 癸未,颉利遣其腹心执颀长接头力入朝为觇,自张鸿飞冥冥云:“二可汗总兵百万,今已至矣。

”太宗谓之曰:“我与突厥面自和亲,汝则背之,我实无愧。 又义兵入京之初,尔父子并亲从,我赐汝玉帛,前后极字斟句酌,疲顿辄将兵入我畿县?尔虽突厥,亦须很有与日俱进,疲顿全忘应允恩,自诩强应允?我及笄姿容戮尔矣!”接头力惧而请命,太宗筹备,絷之于门下省。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