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花街柳少 夙命劫:不复卿颜

  • 本站
  • 2019-07-09
  • 12已阅读
简介 凤熙今日没有最后一个到,相反,他和北南夜来的最早,一跨过送客楼的门槛,北南夜吊儿郎当的模样便又体现的淋漓尽致,他先是来到了桌案前,大刀阔斧一般拿起木筷便准备动手。 “咳咳。 ”凤熙

花街柳少 夙命劫:不复卿颜

凤熙今日没有最后一个到,相反,他和北南夜来的最早,一跨过送客楼的门槛,北南夜吊儿郎当的模样便又体现的淋漓尽致,他先是来到了桌案前,大刀阔斧一般拿起木筷便准备动手。 “咳咳。 ”凤熙轻咳两声,稚嫩的小脸微微皱在一起,他有些不赞同的看向北南夜,清澈的眸子中满满的警告之意。

北南夜怕就怕自家的国师,他只好讪讪的收回手,乖乖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敢再『乱』动了,生怕又惹着凤昔。

随后到的,便是沐晴和沐新良,沐晴一看见那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凤熙,总是会想到那日她的狼狈,总想要去嘲讽一般,可如今已经过去几天了,来时又被沐新良给说教过,沐晴只好捏着拳头,高傲的走过凤熙的小角落,坐到了一个亮堂的地方。

见沐晴没有向以前一样那么的咋咋呼呼的,沐新良算是放下心来。

“呵呵,诸位这是怎的,来的如此早?”西门城手中执着一把玉骨扇,晶莹剔透,小巧玲珑,“六皇弟,本太子以为我们算是来的早的了,却不想,还有比我们更早的人。 看样子,下次还需要出发的更早才好。 ”西门玉点了点头,玉雕般的面容上,像是带着细碎的星光,他顺从的开口,“是,下次我们再早一点。 ”二人来到了座位上,慢慢的入座,西门城手中还拿着扇子轻轻的摇晃,一双狐狸眼也不知道看来看去在看些什么。

直到东皇辰渊一脸笑意的将手中斟满酒的杯子递到了他的面前,西门城这才回过神来,接过酒,对着龙辰渊的杯子轻轻地碰了碰,勾了勾唇,“安王殿下喝得?”“自然。

”东皇辰渊挑眉,这西门城的警惕倒是有点高,他笑着点头,随后将杯子放在了桌案上,右手提着壶,头微微仰起,喉结暴『露』在空气之中,他将壶中所剩不多的酒如数喝尽,面『色』有些泛红,他看向西门城,像是挑衅一般的眼神。

可西门城却像是没有看见他的眼『色』一般,只是当着东皇辰渊的面,将手中的那一杯酒喝的干干净净,随后拿着空的酒杯对着东皇辰渊晃了晃,镇定自若,勾唇一笑,“本皇子也喝完了。

”“六皇弟,这就不太对了。 这其他的使者们还在呢,怎么就只招待西玄二皇子喝酒呢?来人,给我们远道而来的使者们把酒水都满上,不能喝酒的,便以茶代酒。

”东皇傲浓黑的剑眉上挑,他的目光中淬着丝丝的阴冷,不带着一丝一毫的温度,看向众人的视线中像是含了霜。 酒楼中的小厮们听见东皇傲的吩咐,机灵劲一下子上来,赶紧把手中拿着的白布往自己肩膀上一甩,随后便端着酒和茶水上来,看见没有斟满的杯盏,便往里面斟酒。 虽说可以茶代酒,可在场的,有谁又是真正的不会喝酒的人呢?凤熙见有小厮要过来碰他的杯盏,如画中仙童般稚嫩美好的容颜上,划过了一丝嫌恶,他先一步抬手将杯盏拿了起来,随后淡声道,“不必。 ”小厮是新来的,还不懂看这些达官贵人的眼『色』,也没听懂凤熙那二字的意思,有些呆愣的站在原地,见其他的人都做的很好,心下更加的慌张。

“诶,国师大人都说了不必了,你就先下去吧。 ”北南夜倒是好心的解释了一下凤熙的意思,长长的指尖来回抚『摸』着自己的唇畔,尽显风流之『色』。 若是连北南也这句话都没有听懂的话,那估计只能是个稚童了,小厮不敢再多问什么,只好连连埋头弯腰,担惊受怕的退开去,帽檐下的发丝早已经因为出了汗而黏在了一起。

北南夜见小厮下去颤颤巍巍的模样,不由得笑出声来,像是一种古怪的享受,“国师大人的圣威果然不同凡响,仅一面之缘的百姓也会被吓成这般模样。

”闻言,凤熙转眸看向北南夜,摄人心魄的眸子中,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北南夜一抖,连手中端着的杯盏都跟着一晃,酒水洒出来一些。

“曜殿下,除了在宴会上有幸见得钰王,再也没有见到过,是钰王爷觉得我们的面还不够大吗?”西门城笑了笑,两指微并,轻轻地捏着玉骨扇,绕出丝缕带有暗香的风,沁人心脾。

东皇傲眸子微微缩了缩,但很快,他眼中的异样便消失不见,轻笑着,看向西门城,嘴角微微上扬,“自然不是,只是这国务繁重,只好由我们这些闲散王爷来招待各位便是了。

”“哦?”西门城用扇子轻轻的抵了抵自己的唇,随后微微摇头,“本皇子怎么记得,上一次,曜王殿下也是这般说的。 这不会是用来搪塞我们的借口吧。 ”“……”东皇傲一时无言,他如何知晓这东皇钰整日整夜的再做些什么呢?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东皇辰渊接上话,自然而然的将话题给引开,回答道,“各位远道而来,在皇城中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加担待。

”见东皇傲和东皇辰渊有意无意的不想要提及东皇钰,这在场的哪一个不是人精,心思弯弯绕绕,准能绕出一个头来。 没有来到东凌的时候,他们便一直听得钰王的这个名号,敬仰已久,等来到了东凌之后,最想见得,除了那不知身在何处的凤女外,便是东皇钰了。 世人只道东凌钰王容貌俊美,冷血无情,可却无一人说道钰王对王妃的宠爱和放纵,反而只听得这王妃劣迹斑斑的过往,只知晓侧妃的受宠。

可那日一见,到底谁才是被捧在手心上的,谁才是是挡箭牌,这个答案,已经不确定了。 若是真的宠爱,为了避仇,那也该是金屋藏娇,而不是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若不是真的宠爱,钰王妃已经放肆到那般地步,也没见得他生气,反而还追了出去,抛弃了传言中宠爱万分的侧妃。

这般真真假假,『迷』雾般的混『乱』,让人看不清晰。

“来,喝酒,喝酒!”沐新良爽朗一笑,将杯盏高高的举了起来,狭长的眸子中带着一丝狡黠。

在酒桌上,有人邀酒,不喝是一种不尊重。

大家隔得不算近,象征『性』的碰杯之后,便一口将酒水如数喝下,小厮们互相看看,赶紧端着酒上来倒。

凤熙的面前,则没有了倒酒的小厮,他乐得自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