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第五百五十章 朱轩媁,人才啊司礼监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12
  • 79已阅读
简介 瑞安公主朱尧媛和永宁公主朱尧媖都是隆庆帝的女儿,当今皇帝是她们的亲哥哥,当今太后则是她们的亲娘。 和姐姐永宁公主被太监所误,嫁了个痨病鬼驸马结果守了一辈子活寡不同,瑞安公主的婚事还是比较

第五百五十章 朱轩媁,人才啊司礼监最新章节

瑞安公主朱尧媛和永宁公主朱尧媖都是隆庆帝的女儿,当今皇帝是她们的亲哥哥,当今太后则是她们的亲娘。

和姐姐永宁公主被太监所误,嫁了个痨病鬼驸马结果守了一辈子活寡不同,瑞安公主的婚事还是比较完美的。

同姐夫梁邦瑞比起来,万炜的身体是好的没边了。

和瑞安成亲以来,夫妻二人关系很好,瑞安先后为万炜生下两儿一女。

上次因梁姑婆的事,寿宁第一时间想到可以帮助自己的就是四姑母瑞安公主,魏公公也陪着她去了,结果瑞安两口子去了通州没找着人,之后才去找的永宁公主。 对于万炜这个人,魏公公有些印象,因为这位驸马爷的老婆瑞安在天启年间,被朱由校尊封为“大长公主”,而万炜也因此掌管宗人府印,并且一直活到了崇祯十七年,是当时最年长的驸马。 在崇祯朝,万炜深得崇祯信任,以至崇祯每次召开经筵,在文华殿进讲时,都是万炜佩刀入直。

而这一切的根源便是万炜在天启驾崩之后,是第一批收到风声并前往信王府的皇亲。

换言之,在崇祯眼里,这位姑爷爷是有“护驾”之功的。

万炜也是商人出身,大抵明朝中后期公主下嫁多半都是嫁给了商人子弟,原因便是这些商人愿意为娶公主大手笔贿赂太监。

如愿以偿成为驸马后,商人出身的万炜立即将皇室的衣袍充分利用起来,猛的一个转身就投入到了金融领域。 大明朝的金融领域就是放利钱。 自古以来,放高利的要没个后台背景,这利子是万万放不得的,要不然碰上几个撸小贷的外带一帮老赖,能把他们撸垮。 放利子这行当,讲究的是钱放出去,一定要能收回来。 若是觉得有收不回来的风险,那这利子是万万不能放的。 所以,本质上放利子的其实也是看人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借到这个钱。

但,这是相对普通高利从业者而言,在皇亲国戚、当今皇帝的亲妹夫万炜这里,风险是根本不存在的。 万驸马放高利,老少通吃,大小咸杀。

不管你是什么人,当官的也好,做生意的也好,菜市场摆摊的也好,甚至是扫大街的,只要你敢借,万驸马就敢把钱放你。 这么多年下来,也没听说谁敢不还万驸马的钱。 放了二十多年高利的万驸马富到什么程度呢,据寿宁说,她十几年前就听她娘郑贵妃说过这个五姑丈很有钱。 贵妃娘娘都说驸马有钱,万炜就是真有钱了。

海事债券要卖给有钱人,因而寿宁头一个就想到了自家这位放利子的五姑丈。 “我那五姑父最是爱钱,最喜欢以钱生钱。

”路上,寿宁颇是评点了番自家长辈,言语间对五姑母嫁了个这么贪财爱钱的驸马很是不屑。

魏公公就听听,随寿宁怎么说,只偶尔扭过头流露出一幅“羞与此辈为奸”的悲哀。 殿下也忒不要脸,你五姑丈好歹还是以钱生钱,有个本钱投入咧,你呢?屁股往地下一坐,空穴套狼啊。 “等会见了我五姑丈,你可要多卖点给他。

”寿宁不忘提醒魏公公要加大推销力度。 “万一驸马爷不买呢?”魏公公觉得公主殿下未免太自信了,要知道人驸马爷是放高利的,这种人可是鬼精鬼精的呢。

有寿宁出面,魏公公不怀疑万炜不给面子,但可能只会买上几张意思意思,不可能真的如寿宁所愿,砸个重金下来的。

当初,他魏公公想走寿宁这路子发展皇亲国戚们,其实也是变相想借寿宁卖个面子钱。 一家几千,十家几万,大伙凑一凑,总能把他魏公公的场子捧起来。

他可不奢望一家就买他几万两的,可看寿宁这架势,愣是把她五姑丈当冤大头对待,这心态明显不对。 万一头一单就弄砸了,后面可就没法进行了。

七大姑八大姨的圈子就这么小,相互间的消息可灵通着咧。 有一个不买,立马就能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魏公公觉得有必要提醒寿宁不要太黑,太狠,可着一只羊薅毛。 但寿宁一脸自信,胸有成竹的样子愣是让他没法开口。 没法子,只能忐忑不安的跟在寿宁屁股后面进了瑞安公主府。

寿宁走在前面,不知有意还是无心,臀部动作幅度有些过大,让跟在后面的魏公公生出羞耻心。

寿宁没先去找姑丈万炜,而是先去找的她姑母瑞安。

瑞安比永年小一岁,看着保养还算得体,但脸上明显有皱纹,看着倒比妹妹永宁大些的样子。

想来是和生过孩子有关。

寿宁嘴很甜,一口一个姑母叫着,哄得瑞安心花怒放。

魏公公在边上搭不上话,寿宁又示意他老实站着就行,所以索性看寿宁在那表演。

未几,万炜就来了。 很富态的一个人,不论是面相还是身材,都有大老板的派头。

“这位是?”对于一身青袍的魏公公,万驸马很眼生。 不过哪怕对方是个品级很低的青袍太监,万驸马也很是客气。

他在京中能够把利子做的风声水起不是没有原因的,不管对任何人,万驸马脸上永远不缺微笑。 “姑爹,这位是替父皇办海事的魏公公,内官监的。 ”寿宁笑着将魏公公介绍了下。 “陛下要办海事?”万炜愣了下,“何时的事?”瑞安也很奇怪,开海这么大的事,怎么没听人说过呢。 魏公公想着这事得自己来解释,寿宁说不清,不想,这位殿下却同样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姑父姑母,道:“我还以为你们知道呢,所以特地请魏公公过来让姑父也买一些债券呢。 ”“债券?”万炜一脸不解。 “寿宁,什么是债券?”瑞安公主同样也是一头雾水。

“魏公公,请你拿张债券过来。

”寿宁朝魏公公打了个眼色,魏公公忙摸出一张债券上前恭谨的递到万炜手中。 “一千两一张?…这东西能有这么大利?”万炜和瑞安将这张海事债券拿在手里反复看,夫妇二人均觉此事不可靠,因为利息太高了。 万炜自己就是放高利的,他都觉得不靠谱,更况瑞安呢。

魏公公想说不高,然后介绍下还在纸面上的发洋财大计,强调下天使投资的重要性,可是寿宁却摇了摇头,抢先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娘让我外公和舅舅买了不少。

”“国丈也买了这海事债券?”万炜很惊讶。 “嗯。

买了不少呢,不过我父皇说这债券不能卖太多,参与的人也不能太多,要不然海事这事就会叫外朝知道,到时那帮言官们又要上书骂父皇贪财了。

”寿宁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

魏公公脸也不红,可心却在跳:朱轩媁,你丫人才啊...你他娘的不会搞个1024阳光工程出来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