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皇朝凤妃》苏宸,叶宋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 本站
  • 2019-05-20
  • 21已阅读
简介 2.去转盘人一生中最最缺乏的是什么?当然是一个有趣的灵魂了,如果你想找有趣的东西,包括视频和综艺等,那么可以来这里找哦,海量网盘资源,瞬间释放激情和能量,让你可以获得有趣的快乐,享受美好!3.

2.去转盘人一生中最最缺乏的是什么?当然是一个有趣的灵魂了,如果你想找有趣的东西,包括视频和综艺等,那么可以来这里找哦,海量网盘资源,瞬间释放激情和能量,让你可以获得有趣的快乐,享受美好!3.哎哟喂啊10000000多万条资源,咱也不想打这么多个0,因为资源实在太多了,只能如实告诉大家,这里也是视频爱好者的天堂,如果看定影类了,下载一些音乐放松,下载一些学习上要用到的文档,甚至是图片和软件等,这里绝对是应有尽有的,大家可以来这里看看哦~4.云搜想必很多小伙伴都知道这个网站啦,一个网盘搜索神器,支持N多种网盘类的资源,包括百度和115的资源,都可以在这里快速找到,所以你知道有多好用了吧。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皇朝凤妃》苏宸,叶宋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皇朝凤妃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讲述了男女主角苏宸,叶宋之间的精彩故事,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酒劲儿冲脑,然后她四肢一瘫躺地上呼呼大睡了。 ...叶宋眉头一挑,柔弱的脸蛋上立刻添了一抹潇洒的光彩,道:“哪里不一样了?”“从前的小姐不会看的这么开的。

”叶宋勾起嘴角笑,“那你就当从前的那个叶宋已经死了。

”回到冷清的院子里,不一会儿,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酒菜,热气腾腾的。

沛青张罗好了,道:“小姐,快来吃饭了。 ”叶宋一边喝酒,一边吃肉,拿着筷子指指点点:“沛青,过来一起吃。

”“奴婢怎能和小姐同桌。 ”“今天大喜嘛,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个什么。

”她把沛青拉过来,给沛青夹菜,若有所思道,“我听说,是我拆散了苏宸和南枢?”沛青反驳:“胡说!小姐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小姐喜欢王爷,门当户对的怎么不可以了?小姐说非王爷不嫁,大将军去找皇上请旨赐婚了,王爷没法娶南氏当王妃,不过这也是小姐的本事!有本事那南氏也有个大将军当爹啊!”“你说得很对。

”叶宋给她夹了一只鸡腿。 沛青弱弱瞅她一眼:“小姐……你真的不难过啦?”“我生场病差点去了老命,醒来什么都忘了我还难过个屁?那苏宸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我都不记得了,也没兴趣。

来,喝酒。

”“奴婢、奴婢不会喝酒。

”“不会可以学嘛。 ”酒过三巡,沛青浑然忘我。 叶宋教她划拳,她划得有模有样,两人脚踩在凳子上玩得不亦乐乎。

沛青脸颊红红,笑咧咧地问:“小姐,你一个大家闺秀,嗝,怎么会喝酒划拳啊?”叶宋也是醉了,道:“老子做了一个梦,梦里遇到一个自称是神仙的坑爹货,他教的。

他告诉老子,只要肯穿越,人美胸圆屁股翘不说,还有将军爹美人老公。

”“但就是不幸福!”沛青补充道,说罢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叶宋摇摇晃晃爬起来,踢倒了椅凳,指天大骂:“你诓我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下来单挑啊,他娘的你还有没有道德,老子要回去!”天不应地也不灵。

叶宋愤怒地一脚踢翻长桌。

酒劲儿冲脑,然后她四肢一瘫躺地上呼呼大睡了。 叶宋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旁的沛青正汲毛巾准备给她净脸呢。 宿醉一夜,头痛欲裂。 沛青脸色也不怎么好,絮絮叨叨道:“小姐昨晚喝醉了,要不是奴婢及早发现,在外睡一夜又要着凉了。 以后小姐可不要喝那么多酒,酒后伤身,要是、要是因为王爷,就更加不值得了。

”看来她是把她昨晚怎么醉酒的场景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叶宋懒洋洋地爬在桌上喝粥,没什么精神道:“其实我没看上他。 ”“小姐就是应该这样,奴婢发觉小姐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沛青眉眼间总算有了欣慰之色,“对了小姐,一个时辰以前南氏过来给小姐请安,小姐还睡着,我就没搭理她,她在院子里好像一直委身福礼着。

”叶宋一口粥呛着,瞪了眼珠子:“你怎么不早说!”沛青一脸高傲:“她不是很厉害么,再怎么厉害也得向小姐低头。

”正是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一声丫鬟惊慌的低呼:“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叶宋僵着面皮看了沛青一眼,看吧,出事了。

南氏的柔弱又不是没见识过,连一杯茶都端不稳的人,还指望她在院子里福礼一福就是一个时辰?叶宋匆匆出门一瞧,果然南枢脸色苍白地晕掉了。

身旁丫鬟声泪俱下:“王妃娘娘再怎么不待见我们夫人,也不能见着夫人身子弱就这样对待她呀!要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奴婢怎么向王爷交代!”叶宋吩咐沛青道:“快去请大夫来。

”沛青见不可耽搁,风风火火地跑了。 苏宸早朝回来以后才进门口就听说南枢在叶宋的碧华苑晕倒了,顿时火冒三丈的朝碧华苑走来。

若是在平时,他只会绕着走,怎肯轻易踏进一步。

南枢正虚弱地躺在床上,大夫给她把脉,得出的结果是,南枢身子太虚,又在外面福礼太久僵了身子,导致血脉不活络而引起的晕厥,吃几帖药调养调养就好了。 大夫见王爷来,王妃又在房中,很上道的出去配药了。

沛青瑟瑟地过来就曲腿跪下,还不及说半个字,苏宸低低冷凝道:“滚出去。 ”沛青被吓得一抖,坚持说道:“都是奴婢的错,跟小姐无关,求王爷……”她去抱苏宸腿的时候,被苏宸一脚踢开。

叶宋皱了皱眉,看见沛青如此轻车熟路的抱他大腿,从前这种紧张时刻应该是家常便饭吧。

她淡定道:“沛青,你先出去。

”沛青敛起裙角,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咬咬嘴唇抹抹眼泪起身出去。 苏宸这才缓缓抬眼看向叶宋,不带感情,眼里满满的冰冷和厌恶。

叶宋自知理亏,垂头道:“这次是我不对,让妹妹在院子里站得久了,没能及早发现,下次我不会让她再在我这里受委屈……”“啪”一声脆响,叶宋突然顿住,整个人都傻了。 浓密的发丝从肩后滑到了胸前,遮住了她的侧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