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如画侨居苏黎世(二)莱茵瀑布藏不住的泪

  • 本站
  • 2019-07-13
  • 170已阅读
简介 夏天是一个繁荣昌盛又躁动欢乐的季节,也是欧洲的旅游季。 本来街上就冷清,现在甚至连公交也难以热闹了,如画常常有坐专车的感觉。 瑞士人,大抵去了国外旅行。 如画为数不多

如画侨居苏黎世(二)莱茵瀑布藏不住的泪

    夏天是一个繁荣昌盛又躁动欢乐的季节,也是欧洲的旅游季。

本来街上就冷清,现在甚至连公交也难以热闹了,如画常常有坐专车的感觉。

瑞士人,大抵去了国外旅行。

如画为数不多的朋友,也大都回了国。 临到如画放假的时候,她也不愿蜗居在家,她得好好的欣赏瑞士,老板早就骄傲的告诉她:如果人间真的有地方可以称作天堂,那就一定是瑞士。

  瑞士真的很美,属于那种小巧精致的类型。 你不必刻意到景区,也会觉得处处即景。 蓝色的天空显得格外的低,仿佛就在你的头顶。

你只需一伸手,就仿佛够得到天上的流云。

当然,只不过你觉得罢了。 云,无限的自在。 慢游,或者快速奔涌,都只任它的心情了。 天空宽宏的接纳它的一切,并且时常陪着它游戏,仿佛是它的恋人。

是的,它们时常在你仰望它们的时候发现,果真像一对欢喜无忧,乐乐融融的少年恋人。

而它们如果有了坏的心情,也绝不掩饰,要风则风,要雨则雨,悲到极致,就下一场冰雨,或者在你谁也不曾料想的情况下飘上一场雪。 瑞士的天气,真的就像这样一个爱谁谁,只需自在惬意的女孩子。   如画决定独自去旅行。 她想用自己的双脚,踏遍瑞士每一寸土地。

八月一日,她第一站想去沙夫豪森,看莱茵瀑布,号称欧洲第一瀑,她已经向往得太久。

莱茵河,与多瑙河一样久负盛名,如画有些朦胧的意识,欧洲之梦,似乎就是闪耀在那河里的。 如画想去把那梦,一片一片捡拾起来。

  我们不得不说,如画胆识过人。

从不曾去,前面的一切都未知。

在这个语言严重障碍的国度,她还是勇敢的一处一处去行走,探看,用她痴迷的眼。

不过如画自称,所谓的胆识,是因为相信,相信爱,相信人间的善意。

不过她一次一次证明,这世界,从来都不缺爱,不缺关怀,哪怕素不相识呢。 当她向每一位陌生人开口求助,她总是获得很多很多,超出自己渴望那样多的帮助。

甚至有人在一个雨天,主动要求用自己的车搭载她去上班的地方。 对这一切,如画的心里充满真诚的感激。   从苏黎世出发,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就来到了沙夫豪森,随着人流,如画很快就到达莱茵瀑布。

首先是远远传来的轰鸣之声,使如画的心,开始兴奋和激荡起来。

虽然瀑布的落差不算很大,但有150米宽,水量充足,中间一座柱状礁岩,水流剧烈冲撞,产生凶猛的雪浪和巨大的声响,仍然气势磅礴,声势浩荡。 如画的心,嘭嘭嘭嘭被瀑布所感染,激烈的跳个不停。 一脸的兴奋和喜悦。

像个孩子。

  如画购了船票,想登上礁石之巅,去零距离感受瀑布的豪迈。 在等待上船的时候,一个皮肤略黑,眼神温暖的中年男子,站在她的身旁。

你一个人他笑着与她搭讪。 是的。

如画的心情喜悦难收,不介意有人与她说话。

对方是个埃及人。 大家的祖国都拥有悠久的历史与文明,这使得亲切又增加几分。 我叫阿里,你呢?如画。 阿里身边跟随着几个女人和几个孩子,但他尽量找机会与如画攀谈。 如画的天真与热情,似乎也感染着阿里。

他看起来也很快乐的样子。 他一笑,如画感觉好像自己家里的哥哥。 在短短的几分钟里,他们甚至互相留了电话。   从此后,阿里的眼神似乎就没有从如画身上移开过,尽管如画撇下他,独自去赏玩、感叹欧洲第一瀑之恢弘伟大。

乘船到达对岸后,再一步一步攀爬,世界各地的游客,一脸的快乐,拼命的照相。

独行的如画,大家争抢着为她拍照,那份感动,也自不在话下。 因为阵阵风起,巨浪变成雨滴,轻轻的打在身上,是如何的美妙啊!浪花洁白如雪,自由落体一样的坠到底部,形成一片巨大的圆形的水晕,像一朵盛开的莲花。 看到动情时,如画真想飞身跳下,让自己的身体、灵魂都到那水晕之中藏下,让莱茵收了这圣洁的女儿之身罢,从此做一个超然纯洁的仙子,不为俗事俗物所羁绊,但把世界的一切苦难化解。

  阿里已经随他的同伴先走了。 如画仍恋恋不舍,但终还是上了返回的船,然后打算在莱茵河岸散散步。 在如画坐在一棵树下稍许歇息的时候,她接到阿里的电话,我想再见到你,来河边的餐厅找我好吗?我和他们在一起。

好吧。 一个人,也无妨,时间也还不是问题。 阿里为如画点来一杯咖啡,但坚决不肯让阿里付费,那骄傲的坚定的眼神,阿里无法抗拒。 短暂的聊天,但是很开心。

阿里很不忍心如画再独自一个人,他很想陪她。

但同伴们招呼他走了,他无奈撇下如画。

如画说:去吧,我没关系。

不是一个人来的吗?彼此挥一挥手,说再见。 不会再见了吧,如画心想。   之后,如画又一个人在莱茵河畔,走了许久。

那河水,如墨一样深浓,离瀑布越近,越呈墨绿,但再往下,阳光照着,渐渐泛出一点蓝来。

岸边的小径,树影斑驳,凉爽宜人,想着一点心事,纵然孤寂,也还不觉得闷。

只是如画这样的独行客,偏又是一位单薄柔弱的东方女子,人群中也的确是少见。 难怪阿里一打眼就可以望穿。   旅行是使人开心的。 但不知为何,从瀑布归来,如画却感觉了前所未有的孤独。 阳光依然洒在窗前,但屋子里寂寥无声,没有人影,没有欢笑,如画感觉自己伸出全部的触须,也无法探得一丝的亲近。 自己被世界丢弃了,丢在寂寞的深谷之中,黑暗无边,只有慑人的寒冷,阴森而可怕。

如画完全被这寂寞吞噬,像是受着寂寞的刑杖,疼痛、落寞、哀伤,无可忍受之际,她不顾一切嚎啕大哭起来,好在邻居都去旅行了,这寂寞的守楼人足可以大胆的发泄自己的情绪。 哭过以后,心渐渐平静。 为了去巴塞尔寻访尼采的踪迹,她开始读周国平的《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

没想到,铿锵、热烈、颂赞的尼采果然像他自己所说,美好的思想,可以成为治病的解药。 我为我天性的纷乱而受苦,如画却因他思想的光辉而得救。 尼采终身未娶,而如画曾经想,如果他今天仍在世,我愿意去做他的妻子,哪怕只是仆人,在他的身边,在他需要的时候全然的照顾他,以使他不要陷入那么可怕的孤独。 那种突然疯狂的时候,寂寞的人想要拥抱随便哪个人!独自一人旅居海外,如画更加彻肤的了解了尼采当时的感受。   真的,那一晚,尼采真的把如画解救出来。 她细细的读着,热烈的思索着,眼睛明亮的闪烁着,有这绝妙的慰藉,那时那刻,好像谁也打她不败。 瑞士国庆人们燃放的焰火,也没能把她吸引……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