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G20探班:增强SDR作用 完成国际货币体系

  • 本站
  • 2019-09-06
  • 110已阅读
简介 吃下一颗定心丸,正成为各大国际金融机构的关注焦点。 2月24日,二十国集团(G20)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第二次会议在上海市召开,会议讨论了在融资环境整体收紧、资本流动波动加剧的背景下,

G20探班:增强SDR作用 完成国际货币体系

吃下一颗定心丸,正成为各大国际金融机构的关注焦点。

  2月24日,二十国集团(G20)国际金融架构工作组第二次会议在上海市召开,会议讨论了在融资环境整体收紧、资本流动波动加剧的背景下,如何更好地对资本流动进行监测和应对,以及如何增强SDR的作用,进一步完善国际货币体系等议题。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这可能预示着SDR将成为各国协调联合干预汇市、稳定金融市场与汇市巨幅波动的重要货币工具之一。

  “不排除在此次G20会议上,G20各国会达成新的SDR创设与分配额度,某些国家可以通过这些SDR份额进一步充实,一方面干预汇市稳定本国货币汇率与遏制资本外流,另一方面缓解美元强势上涨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的溢出效应。 ”一位了解G20会议相关内容的知情人士透露。

  随着近年全球货币政策分化,众多国际金融机构纷纷将处于加息周期的美元作为避险储备货币,令美元指数强势上涨,进而引发新兴市场货币外流加剧,以及不少国家货币的竞争性贬值,全球货币战争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但记者了解到,如何增强SDR作用,各国似乎没有达成共识。 究其原因,各国需要为SDR创设与分配进行更多的协调,毕竟,这与推动IMF份额与治理改革息息相关。

  SDR的新作用  所谓SDR,称为特别提款权(SpecialDrawingRight,SDR),是国际组织IMF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亦称“纸黄金(PaperGold)”。   它是由IMF分配给会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利。 当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   目前,SDR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均可以充当国际储备。 不过,相比黄金与自由兑换货币,由于SDR仅仅是一种记账单位,不是真正货币,导致各国使用SDR时需要先换成其他货币,不能直接使用SDR进行贸易或非贸易的支付。

  这导致SDR的实际发行规模不高,截至2015年4月,IMF仅仅发行了约2041亿(约合280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SDR是在金融海啸期间由IMF发行的。 比如2009年8月次贷危机爆发期间,为了充实某些国家的外汇储备,IMF曾创造并分配1612亿份SDR,一个月后,为了抵御金融危机所造成的某些国家外债兑付风险,IMG再次创造和分配了215亿SDR.  在多位金融业内人士看来,随着美元加息升值引发全球非美货币大幅贬值与资本外流,不少国家受制于外汇储备吃紧而无力维护本国货币稳定,此次G20会议上,各国可能与IMF达成新协议,由后者创设更多SDR充实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   在某位了解G20会议相关内容的权威专业人士看来,利用SDR充实外汇储备似乎更能限制美元涨幅。

究其原因,货币互换协议通常是一个国家用本国货币换取等额的美元,此举无形间加大美元的市场需求,令美元获得更高的升值动能,进一步加剧新兴市场资本外流风险,以及货币之间的竞争性贬值。 而SDR挂钩一篮子货币,美元占比仅有%,由此可以降低美元的需求量与潜在涨幅。

  然而,要达成新的SDR创设分配使用协议,绝非易事。

  毕竟,当前发行的2041亿SDR,并没有等值2800亿美元的资产组合支撑,各国其实是使用SDR时向IMF会员国换取等值的美元、欧洲、人民币等货币充实外汇储备,用于干预汇市稳定本国货币汇率,而这些会员国是否愿意“凭空”从自身外汇储备里,借出如此多的资金,又是一个未知数。   在他看来,在创设分配使用新的SDR同时,有些会员国可能会要求其他国家在自身外汇储备里,进一步按照SDR货币篮子的权重增持相应的外币额度。

  记者多方了解到,若各国没能在此次G20会议同意创设分配使用的新SDR,也可能建立一种协调机制,即约定在某些特定的金融市场动荡情况下,由IMF迅速创设相应额度的SDR分配给外汇储备紧张的国家,联合干预汇市稳定全球金融市场与汇市巨幅波动。

“当然,这可能会涉及IMF的份额与治理改革,包括将更多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吸引更多国家按SDR货币权重,加大外汇储备的货币结构调整。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   事实上,考虑到各国在SDR创设分配使用方面的博弈,不少国际金融机构更希望此次G20央行行长会议能达成新的广场协议(PlazaAccord),即各国央行共同采取措施,允许本国货币兑美元均出现大幅升值。   这种做法的好处,一是有效缓解美联储加息带来的美元升值压力,二是大大遏制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外流加剧风险,三是杜绝某些国家利用负政策引发货币竞争性贬值。   “目前而言,所谓的新广场协议是不可能达成。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

增加SDR作用,更像是各国协调的一个折衷方案。   人民币国际化的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随着SDR作用增强,人民币变身国际储备货币的征途,将会迎来新的发展空间。

  “随着G20国家决定增强SDR的作用,无论是创设新的SDR,还是各国借助SDR联合干预汇市稳定全球金融市场,有可能激发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需求量。

”一位金融机构人士直言,如何打好这张牌,对中国相关部门而言,同样是不小的考验。   在去年11月底人民币加入SDR后,中国相关部门一直推动人民币汇率改革,希望尽早推动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然而,随着去年底人民币汇率出现波动,不少国际金融机构开始担心中国央行将会加大资本管制遏制人民币贬值压力,无法满足他们对储备货币自由兑换的要求,某种程度令全球市场对储备人民币的兴趣有所下降。

  “而且央行与市场的沟通也需要更有成效,避免投机力量借人民币汇改的估值模糊地带左右市场情绪,大举沽空套利。

”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表示。

人民币汇改信息的沟通不畅,无形间也影响到国际金融机构对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心存顾虑。   上述知情人士认为,通过此次G20会议,中国央行可能会全面阐述人民币的货币篮子具体权重占比,以及人民币汇改的意图,推动各国按照SDR货币权重,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

  在他看来,近期央行动作频频,也是在给人民币通过SDR纳入国际储备货币做铺垫。

近日,央行出台新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依法注册成立的各类金融机构,上述金融机构依法合规面向客户发行的投资产品,以及养老基金、慈善基金、捐赠基金等中国人民认可的其他中长期机构投资者,均可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   多位金融业人士直言,此举除了建立人民币境内外的双向流通与债券投资渠道,有助于国际金融机构通过债券投资提高人民币资产的收益率,对冲人民币贬值的汇兑损失;更重要的是,当前境内债券收益率要高于同期欧美债券收益,考虑到与汇率之间有着很高关联性,高企的债券收益有助于人民币汇率企稳反弹,令更多国际金融机构愿意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   在他看来,当前美元兑全球货币升值,欧元日元执意通过负利率政策默许货币贬值的分化格局下,人民币若能保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将会令全球金融机构在SDR挂钩货币里,发现一个新的避险投资品种,无形间为人民币纳入全球储备货币创造有利条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