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平舆县正科级马长看空手坐拥千万地产 行贿认定却任职纪检干部

  • 本站
  • 2019-07-06
  • 35已阅读
简介 各位网友听说过大驻马店的平舆县吗?这是一片贫瘠的土地,一个多年没有摘帽的国家贫困县,越是贫困的地方越容易出现贪腐的干部,落后的地方似乎很容易被人们遗忘,但最近从网上看到的一个消息又让这里火

平舆县正科级马长看空手坐拥千万地产 行贿认定却任职纪检干部

  各位网友听说过大驻马店的平舆县吗?这是一片贫瘠的土地,一个多年没有摘帽的国家贫困县,越是贫困的地方越容易出现贪腐的干部,落后的地方似乎很容易被人们遗忘,但最近从网上看到的一个消息又让这里火了,当地的一位纪委干部,而且只是一个正科级的领导叫做马长看的被人实名举报了。   正科级纪检干部坐拥8千万地产  从那个网络举报信上看,虽然官职只有正科级别的马长看(名字怎么觉得好别扭)履历却是在当地,把多个要害部门都坐遍了,这哥们儿在当地派出所任过所长,然后升任西洋店党委书记,后任平舆县卫计委主任、审计局局长等职务,最后又来到了纪委任职,如果举报信写的是真的,那从他的履历上看,他的为官能力可见一斑,能力应当出众,关键是赚钱的能力太赞了。   先不说马长干如何通过违法手段占用土地的事情,看看举报信上所涉及到的他的家产,我觉得简直就不可思议。

文章里说,马长看其子马靖阳曾持有平舆县中铁实业有限公司(美林花园的土地所有者)35%股份。 (这是他儿子据说已经退出了相关的股份),还有举报上所涉及的那块土地,虽然文中说的是马与平舆县国土规划部门相勾结,少征多占了多少亩的土地,先不说这些行为是否合法,在这个举报信里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作为县纪委工作的一名主任科员级的领导干部,怎么会在一个国家级贫困县里几十年来空手套白狼,完成了人生的原始积累,一跃成为千万甚至是亿万富翁?  据平舆当地的人说,马长看被举报的土地(不管是否合法得来)多达7、80亩,那片土地属于县城的繁华地段,一亩地拿地的价格就要数十万元,也就是说那片土地值上千万元,市场价值据说已经达到了百万元一亩地,不管他得来土地的手段违不违法,据土地局网站公开披露,光花钱拍这一片土地就需要2千万元,试问一个贫困县的科级干部(就算是正科级)是用什么手段得来的这两千多万元的现金呢?  法院判决认定行贿50万马长看疑似被带病提拔  所以说有些事情吧,你不能琢磨,你一琢磨吧,真的让人觉得害怕,马长看作为一个贫困县里的基层干部竟然与其子坐拥千万甚至更多的资产,真的让人想想平时挣一分钱那么难,但对于有的人,又觉得这钱真他妈的好挣!  网上曝光了马长看的家底,通过各种查询网站APP像企查查、天眼查等,直接找到了一张河南省高院于2018年下的刑事裁定书,这张刑事裁定书是关于出身在河南平舆县的原中国医药健康产业股份公司原党委书记崔晓峰受贿犯罪的裁定。

  该裁定书原文说道,“原判认定受贿第2起,崔晓峰收受马某看50万元,崔晓峰的供述及证人马某看的证言证实,崔晓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于2008年向天方药业的原料供应商马某看借款50万元,直至2015年案发时尚未归还。

”在裁判文书的结尾,“原判认定崔晓峰收受马某看贿赂款50万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并且提供了马某看是以河南西洋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崔晓峰所在天方药业有生意往来的证据。   通过这段河南省高院的裁定书可以看出,法院认定崔晓峰收受马某看贿赂款50万元,那现在问题来了,有受贿就有行贿,既然马某看是行贿,而且行贿数额巨大50万元整,要知道刑法规定行贿一万元以上就可以立案了,这50万肯定属于数额巨大了。   现在要敲黑板了,划重点,最大的问题是“马某看”到底是不是马长看本人,如果是就是他本人,那现在受贿的罪名成立,行贿的问题如何来处理?检察机关有没有介入追查?如果有行贿行为,马长看为何能继续在机关做公务员,而且是在舆论的焦点单位——纪检委任职?难道平舆县纪委领导不知情,如果明明知道这个情况还让其在位置上,是否属于带病提拔?  其次,“天方药业的原料供应商马某看”,这句话怎么理解?马长看是平舆县的公职人员,怎么又成为公司的供应商呢?这是否明着违反了公务员法?据公开公司信息系统的查询,正好是马长看在担任西洋店乡党委书记期间注册了西洋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也就是法院认定的那个西洋公司),其子马靖阳曾持股百分之九十五,目前再去查阅,马靖阳的股东已更名为马俊兰。

该公司正是马某看涉嫌行贿的涉事企业,呵呵,老子是公务员成立公司,还去行贿,儿子做大股东,这情节怎么比反腐电影的编剧还敢写呢?  从全国来看,马长看一个不入流的小吏,在一个贫困县里却如鱼得水,各个部门担任职务,如果他奉公守法也算是为家乡发展做出了贡献,但是却又如何解释,他这些年来挣得的如此多的财产,就算这些年他是合法经营,马长看作为地方政府公务员,怎么能证明和自己的职务行为无关呢?行贿款额50万如此巨大,就算是被迫行贿,但也没有检察机关对其进行调查或刑事调查,更何况就没有被迫行贿这一司法解释。

据当地人说,马长看曾被纪委调查过一段时间,但最后也不了了之,这说明他在当地的关系得有多硬。 包括他的家人如何在这个县城一块一块的拿地,难道幕后的内幕不值得大家关注吗?  看看裁定书的原文吧: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