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五百二十六章 世当珍惜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11
  • 70已阅读
简介 史记陈涉世家,说陈胜得志称王后,昔日与他一起耕田时的旧友来见。 陈涉见了很高兴,与他同乘同入。 旧友与之处久,自觉是陈涉老朋友,越发肆意,甚至还讲起了当时陈涉贫贱之事。 陈涉

五百二十六章 世当珍惜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史记陈涉世家,说陈胜得志称王后,昔日与他一起耕田时的旧友来见。 陈涉见了很高兴,与他同乘同入。

旧友与之处久,自觉是陈涉老朋友,越发肆意,甚至还讲起了当时陈涉贫贱之事。 陈涉听了很生气,说此人愚昧无知,乱讲话,有损于他的威严,于是把此人杀了。 后人评价陈涉很无情啊,当年种田时候说好的苟富贵,毋相忘哪里去了,活该最后革命失败。 士大夫们读史觉有陈涉的例子在先,发迹之后对老友,老乡都是不感怠慢。 不过林延潮此刻也有陈涉苦恼了,尽管在老朋友面前他不想装逼,但黄碧友就是这个性子,说话直来直去的,却也不是无心。

以前大家同学少年,笑笑算了。 但眼下自己已是官员,私下倒是还好,但若被黄碧友当着别人面损两句,那么是有损威严的。

林延潮也不好直说,既有陈涉例子在前,也不想让老友心底落下芥蒂。

故而林延潮索性就不接话。 陈行贵察言观色立即道:“你这是什么话,原来嫂子的闺名也是你叫的。

“黄碧友犹自不觉道:“这有什么,当初我们在宗海家里住的时候,你我不一样这么叫吗?“陈行贵道:“这如何一样?当时嫂子云英未嫁,而眼下已是成亲多年,宗海又已经为官,你再这么呼之,成何体统。 “林延潮听了点了点头。 黄碧友也知道自己错了,当下与林延潮赔礼道:“宗海,是我失言了。 “林延潮听黄碧友这么说,突又想起闰土再见鲁迅时,那一声老爷。 林延潮总觉得,无论怎么说,心底也不是滋味。

林延潮拍了拍黄碧友的肩膀,问道:“无妨,你近来如何?”黄碧友笑了笑道:“还是考……考院试吧,进学后对妻儿父母也是交代。 之后就想法谋个事做。

这辈子能进学就是最大的出息,论读书的天资,终是比不上你们的。

哈哈,哈哈。 ”黄碧友干笑了两声,陈行贵斥道:“你就是这般没个正形。

”黄碧友笑着道:“那你说如何,科场连连失利嘛,我也总不能学延寿那般没心没肺地过日子,还是要知道天高地厚的。 ”“豪远如何?”张豪远笑着道:“跟着陈兄走南闯北作点生意。

”林延潮看张豪远居然成了陈行贵的跟班,不由诧异。 想当初二人住在自己家里时,交情可没那么好的。

张豪远说了一番自己行商经历,林延潮听了一阵,却少了兴趣,只能在面上作出倾听的神色。 林延潮不由想起上一世朋友变淡,总以为自己是少了联系,少了见面,故而疏远。 你侬我侬的情侣感情会变淡,朋友也是一样。 二人走上不同的路,有了各自的圈子,并越行越远罢了。

如黄碧友,张豪远,于轻舟,当年在社学,学院时,大家共度了不少快乐光阴,但此刻彼此道一声珍重再会,也胜过面对面的口不对心。

“对了宗海,你还记得朱向文吗?”黄碧友提及他。

林延潮笑了起来问道:“哦,向文他还好吗?我还记得当初每当考试时,当年我同舍里最用功的就是他了,还一直担心自己考得不好,彻夜没睡的……这一次他为何……”林延潮说了一半,见在座的人脸色都暗了下来,一旁于轻舟低下头道:“向文他去年得了疟症……”陈行贵连忙道:“宗海不必难过,向文去时,我们几位同窗都去他家里拜祭,所幸其子也算长大,香火有继,见他家景况不是很好,我们都拿了些银子接济。 ”林延潮想起旧日同窗音容,心底有股淡淡的感伤:“到时……到时我也派人去他家里有什么要贴补的。

”林延潮本想说自己亲自去的,但想起归期有限,不可能抽一日功夫去朱向文家里看望,于是就改口说派人替自己去看看。

但是众人听了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反而感念林延潮很念旧情纷纷表示,宗海真有心了。

聊至半日,大家都用了饭都是告辞离去,约定下次在文林社聚会时,再见一面。 林延潮也不知自己有无时间,但且先答允下来。 林延潮想起茶道里的‘一期一会’,说得是光阴如逝,朋友难得相见,就如同这辈子只见一面般,世当珍惜。 林延潮将几位朋友送出府外,对每位同窗同年们,都是作长长一揖,相扶拥抱后,互道珍重离别。

众人离去后,陈行贵,徐火勃留了下。 徐火勃是林延潮弟子,林延潮还留他在府上,考校他学问进展。 至于陈行贵则是留下,与林延潮商量朱薯之事。 林延潮将众人送走后,与陈行贵至自己书房里。

陈行贵说起堂兄陈振龙在办的种植朱薯,他表态陈家已是决定全力支持林延潮之举。

林延潮听了大喜,他在闽地乡党势力里算得最大臂助的,除了濂浦林氏,就是长乐陈氏,以及他组织的文林社了。

濂浦林氏虽说被张居正打压,但在官场上还是很有能量,若是自己老师林烃能重新出山,以他散馆翰林的身份,将来官场还能走得很远。

至于刚中了进士,在南京任官的林世璧,林延潮就从来不觉得他能靠得住。

而长乐陈氏在官场,商场,黑白两道都很有背景。 官面上有今两广总督陈瑞照着,背景了得,至于私下的海商生意,更是为陈家积攒了不知多少的财富。 而且陈振龙,陈行贵二人都十分精明能干,与林延潮合作,会是最好的盟友。

至于文林社,可比作属于短期无法见效,但长期收益高的资产。 目前叶向高,翁正春他们没一个中进士的,但将来若能出几个进士,都是可以与林延潮同进同退的。

张居正在位时,禁止天下舆论,故而对民间士子结社有所打压。 文林社发展也是进入瓶颈。 但这一次林延潮返乡与劳堪相谈后。

劳堪当然要卖林延潮的面子,承诺放宽对文林社的约束。 所以林延潮经营多年的乡党势力上,也算初见成效。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