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1583,撞车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4
  • 121已阅读
简介 王勃在张一某的剧组呆了一个月。 一开始,对于他这个毫无影视经验,不好好写他的小说,写他的歌,却妄想转行拍电影的家伙,无数人嘴里不说什么,心头却嗤之以鼻,感觉他不是钱多得没处花,便是狂妄自

1583,撞车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在张一某的剧组呆了一个月。

一开始,对于他这个毫无影视经验,不好好写他的小说,写他的歌,却妄想转行拍电影的家伙,无数人嘴里不说什么,心头却嗤之以鼻,感觉他不是钱多得没处花,便是狂妄自大拍电影和写小说、写歌是可以相提并论的么?一个是个人工作,另外一个是团队协作加导演天赋,隔行如隔山,完全是不同的领域好不好?还真当自己是全能天才了?不过,一段时间之后,通过他刻意的“折节下交”,经常豪爽的请吃请喝,毫不在意自己名人,亿万富豪的身份,跟普通剧组人员,哪怕是毫无名气的录音师,灯光师也能谈笑风生,打成一片,那些起先在心头对他多少有些鄙视的人对他的看法也慢慢的有所改观,感觉这人学习半年就想亲自操刀,直接拍一部大银幕电影的想法虽然狂妄,不切实际,但人还是很不错的,没什么名人的架子,极好相处,人也风趣幽默,是一个虽然有钱,但却没什么“铜臭味”的有意思的家伙。

观感一变,众人对王勃这位少年天才那些在他们眼中看起来幼稚和无知的问题大多也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些热心肠的,还向他“未来的剧组”介绍起自己那些有本事有才华,但就是缺点运气的同行朋友来。

总之,在《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剧组所呆的一个月,王勃不仅从张一某的身上获得了具体而又宝贵的导演电影的知识和经验,更是跟老谋子的剧组人员打成一片,结交和认识了一大批优秀的,有实践经验的电影行业从业者,飞速的编织着自己在影视圈的人脉网络。 王勃是这样的一种性格,做一件事,不做便罢,要做,便想方设法,全力以赴的将其做好,事事我必抗争,成败不必在我!结束掉在张一某剧组“打酱油”,“偷师学艺”的工作后,2004年过年前的一个月,王勃的拍摄计划开始进入到第二部分,遴选演员和筹备剧组,这两项工作,几乎是同时进行。

有着张一某的推荐和他自己这几个月在帝都摸爬滚打结识的人脉,王勃轻松的组建了他的剧组。

剧组的副导演,便是上一世《疯狂的石头》的原导演宁好这倒霉悲催的倒霉蛋。 就在几个月前,宁好完成了他数年磨一剑的新剧本,然后兴高采烈的拿到广电去审查备案,只要广电的审查一通过,他就可以借此去找投资人拉赞助了。 然而,让他大吃一惊的是,他那既不涉政又不涉黄,绝对原创的剧本却没被通过,没通过的原因是“涉嫌抄袭”!宁好吓坏了,赶紧上网查了查广电批准的明年将在华夏内地拍摄的影视名单,果然,一部跟他同名同梗概,也叫《疯狂的石头》的电影赫然在列!宁好怒不可遏,心头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偷了自己的剧本然后拿去广电提前备案捷足先登,因为两个剧本实在是太tm像了,不仅电影的名字一模一样,内容梗概也是差七不差八。

然而,当愤怒的宁好冷静下来,看了一眼对方剧本的备案时间是在好几个月前,而且备案人是大名鼎鼎的少年天才王勃王子安之后,心头的愤怒当即如泄气的皮球卸了一大半。

几个月前,他的剧本都还没有打磨完成,就连拍摄地都还在双庆,羊城和武市几个城市徘徊不定,直到上个月他去三座城市亲自考察了一下,才最终把拍摄地定在了双庆这一新兴多变的直辖市。 而《疯狂的石头》这一未来电影的名字,也是在确定了拍摄城市后才最后想出来的。 也就是说,对方的剧本在他的剧本还没完成的时候就已经打磨完成了,根本不可能抄袭他。

要说抄袭,外人也只会以为他抄袭对方。 他是谁?一个只拍过广告和dv短篇,在影视圈籍籍无名的路人甲。 而对方却是成名数年,名满华夏的大名人,大富翁,和成功企业家。 王勃王子安根本就不认识他,连两人共同认识的熟人都没有一个,指责人家抄袭他的剧本?这不是搞笑嘛!“我草!这世界上,还真tm有这么巧合的事啊!还是说,我跟那王勃王子安是心有灵犀,英雄所见略同?”看着广电退寄给他备案结果的回执信,宁好欲哭无泪的将其扔进了自己的垃圾桶,连同扔进垃圾桶的,还有那花了他无数心血,数年磨一剑的剧本《疯狂的石头》。 自己的剧本跟别人撞车,还莫名其妙得了一个“抄袭”的罪名,让宁好一度心灰意冷,感觉前途暗淡,喝了好几天的闷酒,整个未来一片灰暗。 就在宁好借酒浇愁,慨叹自己命运多舛的时候,北影的一位跟他关系很好的老师,也是他摄影的启蒙恩师给他打来电话,说大才子王勃王子安准备试水拍电影,投资虽然不多,只有几百万,因为对方不打算请什么名演员,但是剧本很有创意,他看了,绝对有火的潜质,加上对方在青少年当中无与伦比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到时候说不定成为票房黑马也有可能。 现在对方正在筹备剧组,急缺人手,问他有没有兴趣去给对方当副导演。 宁好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拒绝,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反倒叫自己去当干爸似的。

但是,启蒙恩师随后的几句话说服了他,说现在北漂的演员,导演一大堆,但是愿意拿出真金白银的投资人却极其难找,找也是找张一某,冯笑刚,陈楷歌这些有票房保证的大导演。 现在有这么一个冤大头愿意拿几百万出来试水,尽管进剧组后他无法当导演,掌控全局,但是对只拍过广告和短篇小电影的他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锻炼和学习的机会。

而且,跟那王勃王子安这位突然喜欢玩电影的亿万富豪搞好关系,他未来想拍电影,不也是多了一个拉投资,拉赞助的渠道么?就这样,在启蒙恩师的牵线搭桥之下,宁好成了王勃新剧组的副导演。

然后,饭桌上,大家推杯换盏的时候,在得知他竟然是北影摄影系毕业之后,王勃更是当即拍板,让他在当副导演的同时,再兼职新戏的摄影师一职。

仅仅见了一面,吃了一顿饭,都还没有看过自己的作品,王勃这位成名甚早的天才少年,亿万富豪就对自己委以重任,同样也是文艺青年的宁好完全目瞪口呆,百感交集,随即在心头冒出了一股强烈的“士为知己者死”的情绪。 “王总,我……我敬您一杯。

感谢您对我的信任,我……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的!”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的宁好当即起身,给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双手举杯,一饮而尽。

“哈哈,宁师兄,客气了哈!你是影视圈的前辈,我就是个来影视圈玩票的新人,以后剧组还得靠师兄你多多帮忙,多多支持,多多出力哈!”王勃哈哈一笑,用他那浓重的川普冲宁好说,也端起了杯子,心头却无比畅快的想,早知道你这个被我截胡的原作者会主动上门,我还费几个月时间来学习导演个啥?直接挂个导演的名,出钱给你拍算了。 在找老谋子托关系进北影进修之前,王勃一直在犹豫这电影到底是由他亲自操刀还是让原作者宁好来拍,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没好意思去找宁好,过不去心头“做贼心虚”那关。 却没想到对方会在他摄影导师的介绍下主动上门,这倒省下了他去寻找副导演和摄影师的功夫。 不仅如此,王勃还打算饭后礼贤下士,跟对方深入的交谈交谈,然后将筹建剧组的事情也一股脑儿的交给对方去办。 他来当出品人,制片人,投资人和掌握全局的导演就行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选演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