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海南作家胡庆魁三篇散文入选《中国散文大系》

  • 本站
  • 2019-06-10
  • 99已阅读
简介 童真的影象,故乡的气味,落叶在我无形的思想上烙下了永久。 由于我的生命是根植在故乡的热土啊。 故乡 写下这两个字,心湖的深处不断出现了涟漪故乡啊,故乡。 故乡本

海南作家胡庆魁三篇散文入选《中国散文大系》

  童真的影象,故乡的气味,落叶在我无形的思想上烙下了永久。 由于我的生命是根植在故乡的热土啊。   故乡  写下这两个字,心湖的深处不断出现了涟漪故乡啊,故乡。

  故乡本是深埋在心灵最柔嫩处的——我不太随便和人提起她。 只是在深夜独醒的时辰,任思绪渐渐开来,让笑意与甘美悄悄爬上脸颊  有我的故园的风情,丰富,蜜意在没有我的这些时候里,它能否显得空阔?寥寂?真是眷念啊——那梦幻般的景致与日子  星星点缀的夜空下,面向天空躺在清洁的草丛上,看被星星粉饰的黑夜,遐想,呆笑好感动啊——那种觉得。

  那里的氛围老是那么清爽,真是使人奇怪啊。   那柏林和那竹林是我空想的抽芽圣地,我曾经发过誓:我要和他们(柏、竹)一样坚强、清高!当我带着故乡的‘祝愿’上路,投入到这个现实,才发明这个现实好无情啊——连梦都不准我有。 我为了具有梦,只要痛快的拼,痛快地长大。

  曾经的憧憬成了独醒时枕边四分五裂的回忆  山泉  悠悠的光阴,绵绵的乡情,从叮咚的山泉中流涌来,藏带着、参杂着山的灵秀、清爽、简朴、活泼  在那泉水的浪花中,在那明亮的浪花音符里,孕育着多少幻想和欢笑!很缅怀啊。 还记得,我曾经对着山泉说:我要去寻觅长江的澎湃、大海的广博!  可当我步入这个花花绿绿的天下、进入这个高楼林立门庭若市的社会现实。 见了奇异的霓虹、灯火,却丢失了当初的那澹泊  掩着门窗遮上帘,余下黑暗的夜。 山泉的浪花,悠悠伴我寂寂度这无眠之夜罢。

在这个无烛无眠的里,让你点明我求索的眼,我要看破这个带着面具的世态  落叶  飘荡的落叶,飘过我浅笑的脸、芳华的头顶、远行的脚印  我要飞翔,落叶啊!能给我同党么?  落叶,是你拉开了秋的乐章,是你点醒了我想飞的梦。

落叶,我对你有着影象啊。

你会让我激情飞扬,使我希望之路坦荡?  落叶,让我袅袅的情思,乘在你的帆船上,飞越、飞翔、高昂去点醒甜睡的芳华  在伶仃求索的漫漫长路上,伴我在芳华里浪迹天涯,让心灵的激情迸发烙在这白纸上,熄灭着这个急躁的时代  花开  当花开的时候,想起的是春季——现在,在故乡的时候是没有现在这个反应的——故乡终年花开花谢,不分四时。

  看花赏花的时候,想起的是故乡角落里的那些野花儿,想起那些五彩的胡蝶,儿时的挚友现在它们还在开吗?现在它们还在飞吗?现在他(她)们另有浅笑吗?  花开的时候,那些美丽的多情的胡蝶还会恋开花儿展翅吗?当花开胡蝶飞的时候,儿时的朋友们,她们还会望着让动听的笑声在山间回荡吗?  她们能否还记得:含着离别的泪水的我们,鼓起勇气挥手却始终说不出‘再会!’的情形  她们能否都已像那展翅飞舞的花胡蝶们展现了本身?在这柔柔的月光下,让柔柔的风把我的爱以风的形式,悄悄吹拂着她们的头发,让笑意悄悄爬上她们的面颊  童年  这——山泉、落叶、花开、朋友构成了我美妙的童年与现在美妙的回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