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从前阳镇政府与300多村民的二十多年纠纷看中国的法制进程

  • 本站
  • 2019-07-10
  • 152已阅读
简介 3月12日上午,一组部分村民到东港市政府和前阳镇政府上访,想就《合同》的问题向政府讨一个明确的说法,镇政府信访办讲:那份《合同》已经仲裁过了,你们又没有提出异议和上诉,因此已经被废了。

从前阳镇政府与300多村民的二十多年纠纷看中国的法制进程

  3月12日上午,一组部分村民到东港市政府和前阳镇政府上访,想就《合同》的问题向政府讨一个明确的说法,镇政府信访办讲:那份《合同》已经仲裁过了,你们又没有提出异议和上诉,因此已经被废了。   12日下午,上访的村民再次来到前阳镇政府,首先来到农业承包合同仲裁委员会即经管站(同时负责信访接待),向他们出示了农业土地承包和经济补偿两份合同,问他们仲裁地是哪一份合同,他们说我们仲裁的是农业土地承包合同,和1997年2月27日的《合同》没有关系。

又向他们出示了1997年3月24日前阳镇政府的《意见》问这是怎么回事,应当由谁负责处理?回答说这个事应当归主管农村工作的于全水副镇长负责。

村民们在上二楼找于副镇长时,遇到了当时的前阳镇党委宁永亮书记,他问村民们什么事情?村民们说是关于石佛村委会与一组村民补偿合同纠纷的事,他说:这个事我听说过,但是不了解情况,于副镇长今天开会去了,你们下个星期一来吧,这个事由他负责处理。

村民们说前天地税所到村里收税,村民和税务人员已经有了一些过激的冲突,担心矛盾进一步激化,会引起一些不好的后果。 宁书记讲:地税所那边我可以给协调,让他们把征税工作暂缓一下。 3月15日,地税所没有来收税,村民们再次来到前阳镇政府,于副镇长接待了村民,关于1997年3月24日镇政府的处理《意见》,于副镇长说:镇政府与村委会存在着工作上的指导关系,镇政府对村委会的工作给予些指导性的意见是没什么可说的,至于《意见》正确与否,这是上一届政府做出的,我不好说什么,本届政府也不便就此事再做出一份新的决定或意见,但是不管1997年3月24日的《意见》正确与否,村委会都有一个执行和不执行地问题,村委会是独立的法人,镇政府也不是村委会的法人代表;谈到《合同》的问题时,于副镇长说:这个事最好你们双方协商,如果说双方协商不能达成共识,最好是走法律程序,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我们几个人又来到了石佛村委会,向当时的孙凤臣主任讲了镇政府的观点,孙主任说这个事我还要和镇党委政府沟通一下再说。

Top